金刚经

(佛典)

编辑 锁定
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来自印度的初期大乘佛教。因其包含根本般若的重要思想,在般若系大乘经中被视为一个略本;本经说“无相”而不说“空”,保持了原始般若的古风。本经六种译本中,通常流通的是鸠摩罗什的初译。如印顺法师所说,此后的五译是同一唯识系的诵本,比如菩提流支、达摩笈多等,都是依无著世亲的释本译出;只有罗什所译为中观家(般若系)的诵本。又如吕澂说,罗什传龙树般若学,所以能“心知其意”;到玄奘新译般若经,《金刚经》其实已“面目全非”了。
《金刚经》在印度有唯识家(无著世亲)的论释。传入中国,三论、天台、贤首、唯识各宗都有注疏;然而中国佛教深受真常系大乘的影响,各宗表面上阐扬《金刚经》,实际上阐扬常住佛性如来藏。又在三教合流环境下,明清以来,三教九流都来注解《金刚经》,杂合浓厚的真常理论和儒道信仰。又受到密教影响,《金刚经》被附上密咒形成读诵仪轨。此外,民间还出现各种离奇的灵验记和感应录。般若经典《金刚经》被真常化、儒道化、迷信化之中,在中国特别的盛行起来。
本经文义次第的艰深为古印度学者所公认,如无著说:“金刚难坏句义聚,一切圣人不能入”。依龙树所示《般若经》的“两番嘱累”,《金刚经》的“初问初答”即宣说“般若道”,“再问再答”宣说“方便道”。本经侧重广观万法(《心经》则侧重观身心五蕴),阐扬发菩提心,行无我的大乘菩萨道;彻始彻终归宗於般若无住的离相法门,以此明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
名 称
金刚经
首 译
鸠摩罗什译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
首译时间
公元402年(姚秦
首译字数
7-8世纪中国书店本5040字
868年咸通本5125字
流行本共计5176字
类 别
初期般若系大乘经

版本情况 编辑

汉译本的情况

翻译时间译者译名大正藏位置备注
402年(姚秦)
金刚般若波罗蜜经
大正八·No.235[1]
译于长安逍遥园;是流传最广的版本
509年(元魏)
金刚般若波罗蜜经
大正八·No.236[2]
译于洛阳永宁寺;唐代学人多依此本
562年()真谛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大正八·No.237[3] 译于广州制旨寺(今光孝寺
590年()
达摩笈多
金刚能断般若波罗蜜经
大正八·No.238[4]
译于洛阳上林园;为梵文逐字直译[5]
经题本是"断割",被后人改为"能断”
648年()
玄奘
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
未录入大正藏
收录于频伽藏
译于长安弘福寺;为满足唐太宗的需求,玄奘一夜之间赶译出来[6]
660-663年
大般若经第九会·能断金刚分
大正七·No.220[7]
译于玉华宫,是真正号称玄奘译本者;
曾译出两次,此为初译,第二译已失
703年()
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经
大正八·No.239[8]
译于长安西明寺

汉译本的比对

根据《金刚新眼疏经偈合释》所说,《金刚经》六种译本,以罗什译本为中心作比对,有下列不同点:
一、《罗什本》与《流支本》:《流支本》四问:云何发心、云何住、云何修行、云何降心;《罗什本》二问:云何住、云何降伏其心。《流支本》有“尔时慧命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颇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是法,生信心不?佛言,须菩提,彼非众生非不众生。何以故?须菩提,众生者,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”;《罗什本》无此段,后人依襄阳石刻补入,说这是罗什的漏译。《罗什本》须菩提曾答“如是如是,以三十二相观如来”;《流支本》答“不应以具足诸相见”,同后四译。《流支本》偈“若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见如来;彼如来妙体,即法身诸佛,法体不可见,彼识不能知”八句,同后四译;《罗什本》只有前四句。《罗什本》偈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”六喻;《流支本》“一切有为法,如星翳灯幻,露泡梦电云,应作如是观”九喻,同后四译。
二、《罗什本》与《真谛本》:《罗什本》二问:云何应住、云何降其心;《真谛本》三问:云何应住、云何修行、云何发起菩萨心,但其余诸本都问及“降心”。《罗什本》“我从昔来所得慧眼,未曾得闻如是之经”;《真谛本》在此句后有“世尊说般若波罗蜜,即非般若波罗蜜,故说般若波罗蜜”;《流支本》只有前二句:“佛说般若波罗蜜,即非般若波罗蜜”,其他译本同《流支本》。《罗什本》“色见声求”偈后是“须菩提,汝若作是念,如来不以具足相故”;《真谛本》是“须菩提,于意云何?如来可以具足相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?须菩提,汝今不应作如是见,如来以具足相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”同《流支本》④⑤。
三、《罗什本》与《笈多本》:《笈多本》如彦琮所说:“未及练覆”,不过该译本可帮助理解他本的疑问。
四、《罗什本》与《玄奘本》:《玄奘本》“应云何住”、“云何修行”、“云何摄伏其心”三问中间,多了“云何修行”一问。《罗什本》说四相:“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”;《玄奘本》则说八想:“无有情想、无命者想、无士夫想、无补特伽罗想、无意生想、无摩纳婆想、无作者想、无受者想转。”同《流支本》③。《玄奘本》八偈颂:“若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彼生履邪断,不能当见我,应观佛法性,即导师法身,法性非所识,故彼不能了。”偈颂后有长行,后颂亦九喻。其余大致同《罗什本》,但《玄奘本》句多敷演。
五、《罗什本》与《义净本》:《义净本》与《玄奘本》经名和起问大致相同,但不同《罗什本》。《罗什本》“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则为有佛,若尊重似佛”后有劝持,魏、陈、隋、奘四本也大致相同;《义净本》无此段,但后段言及“妙生闻说是经,深解义趣,涕泪悲泣……佛告妙生,是经名为般若波罗蜜多,如是应持”;《罗什本》色见声求偈后,补充说“莫作是念,如来不以具足相故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”;魏、陈、隋、奘四本添长行说明;而《义净本》偈后是“诸有发趣菩萨乘者,其所有法是断灭不”之问。[9-10]

其他版本情况

梵文vajracchedikā nāma tri?atikā praj?āpāramitā[11]
原典的
出版
Vajracchedikā-praj?āpāramitā-sūtra, ed. by F. Max Müller, Anecdota Oxoniensia, Aryan Series, vol.1, part 1, 1881. Text pp.19-46. 该本是根据北京本、西藏本、日本写本,由马克斯缪勒出版。是存在争议的问题版本。
F. E. Pargiter, in A. F. R. Hoernle, Manuscript Remains of Buddhist Literature Found in Eastern Turkestan, 1916, pp.176-195.斯坦因在东土耳其发现,赫恩烈认定为梵文断片,有若干缺漏。较现存梵本简洁,接近罗什本。
N. P. Charkravarti, in G. Tuci, Minor Buddhist Text, Part 1. pp.182-192, Serie Orientale Roma IX, Roma, Ismeo, 1956. 吉尔结写本,有若干缺漏。相当于无着造、义净译《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论颂》。
Vajracchedikā Praj?āpāramitā, ed, and transl. by Edward Conze, with introduction and glossary. Serie Orientale Roma XIII, Roma, Ismeo, 1957. Text pp.27-63. 根据马克斯缪勒本,并参照其他诸本。
英译
DIAMOND-CUTTER,Translated by E.B. Cowell, F. Max Mulller, and J. Takakusu[12]
E. S. Beal, in Journal of Royal Asiatic Society, N. S. I., pp.1-24, 1864-1865.
William Gemmel:The Diamond Sutra, London, Trubner 1912.
A Buddhist Bible, ed. by Dwight Goddard(佐佐木指月), Vermont, The Oxford 1931, Enlarged edition[13-14]
A. F. Price:The Jewel of Transcendental Wisdom,, the Buddhist Society 1947. The Diamond Sutra.1955.[15]
Daisetz T. Suzuki(铃木大拙), Manual of Zen Buddhism, 1934, pp.43-56.(部分英译)[16]
The Diamond Sutra (Tibetan-English),Lobsang Chunzin & Michael Roach(藏文英译)[17]
The Diamond That Cuts Throuch Illusion,Provided by The Plum Village and SUNY Stony Brook BSPG[18]
The Diamond Perfection of Wisdom Sutra,Translated by Charles Luk(陆宽昱[19]
The Diamond Sutra,Translated into English by Charles Patton[20]
The Vajra Prajna Paramita Sutra,B.T.T.S.[21]
Vajra Prajna Paramita Sutra with Commentary by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[22]
The Diamond Sutra,Translated by A. Charles Muller[23]
The Diamond Sutra Sung in English(在线英文唱诵)[24]
法译C. de Harlez, Journal Asiatique, 8 ième série, tome 18,1891, pp.440-509.
德译闻白袜子女生文章 Max Walleser(瓦理瑟), Praj?āpāramitā. Die Vollkommenheit der Erkenntnis, 1914, pp.140-158.
匈牙利Gyémánt szútraZsolt Hadházi[25] ;Agócs Tamás[26]
俄译АЛМАЗНАЯ ПРАДЖНЯ-ПАРАМИТА СУТРА Е. А. ТОРЧИНОВ[27]
荷兰译De Diamant SutraBhiksuni Rátana[28] ;Ho Sen Antwerpen[29]
日译南条文雄《梵本金刚般若经讲义》(东京光融馆,明治42年)
渡边照宏《现代语译金刚般若经》(《在家佛教》第30号以下、闻白袜子女生文章昭和31年9—12月、昭和32年1—3月号)
中村元、纪野一义《金刚般若经》(《般若心经、金刚般若经》岩波文库、昭和36年11月)
宇井伯寿《金刚般若经和译》(《大乘佛典之研究》岩波书店,昭和38年7月)
长尾雅人《金刚般若经》(《世界名著二:大乘佛教》中央公论社、昭和42年12月。节译)
藏文译
?phags-pa ?es-rab-kyi pha-rol-tu phyin-pa rdo-rje gcod-pa 闻白袜子女生文章shes-bya-ba theg-pa chen-po?i mdo[30]
圣般若波罗蜜多能断金刚大乘经:有寺本婉雅青木文教、阿满得寿日译、A.David-Neel法译、I. J. Schmidt德译
其他于阗语译:斯坦因发现於敦煌千佛洞,由Ernst Leumman, Sten Konow出版
粟利语译:部分由H. Reichelt, F. Weller出版
蒙古语译:收录于康斯(Conze)本
满洲语译:由C. de Harlez将其原文与法译出版
春日井真也、横山文纲、香川孝雄、伊藤唯真共编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诸译对照研究》大阪少林寺、1952年

内容简介 编辑

开示无住

摘取“初问初答”和“再问再答”二段经文作说明。
【初问初答】“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……菩萨于法,应无所住行于布施。”
此二问是为发大菩提心者问。发心者在动静语默、来去出入的一切中,如何能安住于菩提心而不动?所以问云何应住。众生心有种种颠倒戏论,所以问云何降伏其心。住是住于正,降伏是离于邪,住是不违法性,降伏是不越毗尼。但此住与降伏是在实行中去用心。如本经在发菩提心──愿菩提心,行菩提心,胜义菩提心等,开示悟入此即遮即显的般若无所住法门。
菩萨于法应无所住,能不住于色声之境乃至法境。住是取着不舍。众生于六尘境起意识时都有自性执见,以色为实色,以声为实声。因为取着六境,即为境所转而不能自在。菩萨的布施行,对所施所受的一切能远离自性妄取。否则,觉得有我是能施,他是受施,所施物如何如何,希望受者的报答,希望未来的福报,甚至贡高我慢,这都从住于法相而生起。
【再问再答】“善男子善女人,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应云何住?云何降伏其心?”“佛告须菩提……当生如是心,我应灭度一切众生,灭度一切众生已,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……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。”
这里须菩提请问和如来答复与前面一样。前面宣说般若道,以下说方便道。前面的明心菩提约凡入圣的悟证说是成果;但望于究竟佛果,这才是无相发心的起点,即发胜义菩提心。前文所问发心以立愿普度众生而发,是世俗菩提心。这里由深悟无我,见如来法身,从悲智一如中发心。前后同样是发无上菩提心,所以须菩提重新请问:应怎样安住和降伏其心?
前说所度的众生实不可得,如有所得即着我等四相,是就所观的所化境众生而说。虽悟补特伽罗无我,而在修证上不一定能内观无我,尽离我我所执。此处不但外观所化众生不可得,更反观自身即发心能度众生的菩萨──我也不可得。依修行次第:先观所缘色声等诸法,人天等众生,皆不可得不可取;但因萨迦耶见相应的能观者,未能遮遣,还未能现证。
进而反观发菩提心和修菩萨行者不可得,即心亦不可得,不见少许法──色心有自性,可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。这才萨迦耶见──生死根拔,尽一切戏论而悟入无分别法性。中观广明一切我法空,以离萨迦耶见的我我所执为入法的不二门。无所化众生相可得,无能发心菩萨可得;这样降伏其心,能安住大菩提心,从三界中出,到一切智海中住。

遮照中道

01.“若菩萨有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,即非菩萨。”
02.“……不住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布施……菩萨不住相布施,其福德不可思量。”
03.“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……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”
04.“有持戒修福者,于此章句能生信心,以此为实……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,无法相亦无非法相。”
05.“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。何以故?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,非法非非法。”
06.“所谓佛法者,即非佛法。”“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。”
07.“离一切诸相,即名诸佛。”
08.“菩萨应离一切相,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。不应住色生心,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,应生无所住心。”
09.“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,如人入闇即无所见;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,如人有目,日光明照见种种色。”
10.“实无有法,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。”“实无有法,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”
11.“如来者,即诸法如义。”
12.“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于是中无实无虚。是故如来说一切法,皆是佛法。”
13.“实无有法名为菩萨,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。”“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,如来说名真是菩萨。”
14.“过去心不可得,现在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。”
15.“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,何以故?如来说诸相具足,即非具足,是名诸相具足。”
16.“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乃至无有少法可得,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”
17.“是法平等无有高下,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”
18.“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,修一切善法,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”
19.“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,转轮圣王即是如来。”
20.“尔时世尊而说偈言:若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 见如来。”
21.“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,于法不说断灭相。”
22.“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,于一切法,应如是知、如是见、如是信解,不生法相。”

安立二谛

“如来说某某,即非某某,是名某某。”
第一句举法:所听闻的,所见到的;所修学的,所成就的;
  第二句约第一义而说“即非”;
  第三句是世俗的假名
01.“如来所说身相,即非身相……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”
02.“诸微尘,如来说非微尘,是名微尘。”
03.“如来说世界,非世界,是名世界。”
04.“如来说三十二相,即是非相,是名三十二相。”
05.“是实相者,即是非相,是故如来说名实相。”
06.“如来说第一波罗蜜,即非第一波罗蜜,是名第一波罗蜜。”
07.“如来说人身长大,即为非大身,是名大身。”
08.“如来说庄严佛土者,即非庄严,是名庄严。”
09.“如来说诸心,皆为非心,是名为心。”
10.“如来说具足色身,即非具足色身,是名具足色身。”
11.“如来说诸相具足,即非具足,是名诸相具足。”
12.“说法者,无法可说,是名说法。”
13.“众生众生者,如来说非众生,是名众生。”
14.“所言善法者,如来说即非善法,是名善法。”
15.“如来说有我者,即非有我,而凡夫之人以为有我。”
16.“凡夫者,如来说即非凡夫,是名凡夫。”
17.“如来者,无所从来亦无所去,故名如来。”
18.“若世界实有者,即是一合相。如来说一合相,即非一合相,是名一合相。”
19.“世尊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,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,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。”
20.“所言法相者,如来说即非法相,是名法相。”

较量功德

一、净信功德:①“如来灭后后五百岁,有持戒修福者,于此章句能生信心,以此为实,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,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。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,须菩提!如来悉知悉见,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。”②“若有善男子善女人,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,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布施,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,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,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,其福胜彼。”
二、法施功德远大于财施:①“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……若复有人,于此经中,受持乃至四句偈等,为他人说,其福胜彼。”②“若有善男子善女人,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,以用布施……若善男子善女人,于此经中,乃至受持四句偈等,为他人说,而此福德胜前福德。”③“若有善男子善女人,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;若复有人,于此经中,乃至受持四句偈等,为他人说,其福甚多。”
三、受持读诵演说的功德:①“若有人能受持读诵广为人说……皆得成就不可量、不可称、无有边、不可思议功德。如是人等即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”②“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……先世罪业即为消灭,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”③“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,如是等七宝聚,有人持用布施,若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乃至四句偈等,受持读诵为他人说,于前福德百分不及一,百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。”④“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只世界七宝持用布施,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提心者,持于此经乃至四句偈等,受持读诵为人演说,其福胜彼。”
四、不受福德是无量功德:①“若菩萨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,持用布施。若复有人,知一切法无我,得成于忍,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,何以故?须菩提!以诸菩萨不受福德故……菩萨所作福德,不应贪着,是故说不受福德。”②“云何为人演说,不取于相,如如不动?何以故?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

经题解释 编辑

离释

1.特点:①坚常:不易破坏;不易转化。②明净:映光闪色;纯洁不染。③快利:破坏一切;不被摧坏。
2.种类:①金刚宝,如菩萨宝冠所庄严的,能破一切而不为所坏。②世间金刚石之类,虽不易破坏,而还是可坏的。
般若经中,须菩提在般若会上,曾提出四个问题──何者般若,何名般若,般若何用,般若属谁。[31-33]
【何者般若以修慧次第说,闻所成慧是文字般若;进而修观照般若即思与修所成慧;实相般若即无漏慧。[34-38]
1.实相般若:实相指诸法如实相,是离一切相而无可取著的。[39-43] 空寂相和缘起相无不如实,但非凡愚的乱相妄识所得。故实相侧重於如实空性。[44-48] 实相不可说是空是有,又实相非离一切而别有实体,故可以文字的空有来表示。[49-51] 从“寄言离执”而说,实相是顺于“空”的;但“为可度众生说是毕竟空”。[52-56] 因落入能所二边,实相或被执为般若所证,或被执为绝待真心。[57-58]
2.观照般若:观照即观察的智慧。世间凡夫的智慧偏於事相且有杂染,并非般若;外道的邪智邪慧也不是般若;二乘无我我所慧能解脱生死,却非般若经所说的般若。离此三种,菩萨大悲相应的平等慧,才是悲智不二的般若。[59-62]
3.文字般若:文字指佛所说的一切言教。佛世是以音声作文字的。凡能表显意义的,如笔墨所写、口头所说,以及做手势、捉鼻子、竖拂、擎拳等,都是文字相。虽文字不即是实义,但因文字能入实义。
【何名般若】般若是实相;观慧与文字都约某种意义而说为般若。[63-65] 般若本是世间名词,指智慧而言。正觉现证的实相本非世间“般若”的名义所能恰当,但又不能不安立名言以化众。虽称为般若却不完备,《智论》说:“般若定实相,智慧浅薄,不可以称”。[66]
【般若何用】从般若是实相说:这是万化的本性、迷悟的根源,故本经说:”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”。从般若是观慧与实相相应慧说:证真实以脱生死,是三乘般若所共;导万行以入智海,是大乘般若的不共妙用。[67-68]
【般若属谁】约实相般若说,这是三乘所共证的。约观慧般若说,如约解脱生死说,般若即通於三乘。约文字般若说,佛说般若是为了教化菩萨,不过也密化二乘。所以般若通教三乘,但为菩萨,深广无碍。[69]
1.到彼岸:波罗蜜译为到彼岸(度),不是已经到,而重在从此到彼的行法。凡可由之出生死到菩提的,都可称波罗蜜。
经中或说六波罗蜜,或说十波罗蜜,但真实波罗蜜唯是般若,其他皆假名波罗蜜。如布施无空慧策导即不成为波罗蜜。
2.事究竟:能究尽诸法实相,圆成自利利他一切功德才名波罗蜜。声闻三无漏学能到涅槃岸,但不名波罗蜜。
梵语修多罗译为经。本义是线,有贯穿、摄持不令散失的作用。中文的“经”字本来也是线,後人以有价值的典籍为经。

合释

【金刚般若】有两系解说:鸠摩罗什下以金刚喻般若,能破坏一切戏论妄执而不为所坏;玄奘下的唯识家以金刚喻烦恼,译为“能断金刚般若”。印顺法师认为,以金刚的两类看,二说本来都是可通的;但他认为以金刚喻般若才是切实的,他根据印度唯识家无著的解释,说明无著其实是以金刚喻智体和实相,并没有喻烦恼的意思,至少这并非梵本原意。[70-72]
般若有二类:一、拙慧:这是偏於事相的分析。这是杂染的,这是清净的;这是应灭除的,这是应证得的;要破除妄染,才能证得真净。这如冶金要炼去渣滓,方能得纯净的黄金。二、巧慧:即从一切法本性中去融观一切,观烦恼业苦当体即空,直显诸法实相,实无少法可破,也别无少法可得,一切“不坏不失”。如有神通的,点石可以成金。又如求水,拙慧者非凿开冰层,从冰下去求水不可;而巧慧者知道冰即是水,一经般若烈火,冰都是水了。所以,巧慧者的深观,法法都性空本净,法法不生不灭涅槃,法法即实相,从没有减什麼增什麼。这不增不减、不失不坏慧,即金刚般若。
【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】般若为大乘道体,为五度眼目;为般若所摄持,万行始能到达究竟佛果,成为波罗蜜。然而,若无众行的庄严,般若也等於二乘的偏真智,不成其为波罗蜜。所以般若为菩萨行所宗,而又离不了万行。龙树因此说:说般若波罗蜜,即等於说六波罗蜜发菩提心者,以如金刚的妙慧,彻悟不失不坏的诸法如实相,依菩萨修行的次第方便,广行利他事业,以此到达究竟彼岸──无上菩提,所以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。以文句安布,诠表这甚深法门,所以又称之为经。[73]

经文脉络 编辑

分章立义之论

【七义、十八住处】最早的分法是传自天竺的“七义”、“十八住处”,见于无著造、隋笈多译的《金刚般若论》。“十八住处”是“七义”中第三义的内容。对此分法,唐圭峰宗密《疏论纂要》解释得最清楚。此古说在唐一代成为主流。早于宗密者,窥基《金刚般若论会释》,道氤《宣演》,昙旷《旨赞》都取“七义”、“十八住处”的科分释经。
【十二分、六章】“十二分”最早见于《金刚仙论》,但该论是伪作,“十二分”也不攻自垮。如其代表者窥基在《赞述》便以不屑口气否定了“十二分”。[74] 智顗《经疏》采用了“十二分”。[75] “十二分”曾流行,故吉藏则很认真地分析批评之。[76] 唐以后“十二分”即消声匿迹。“六章”之分,唐道氤说是真谛所判。[77] 吉藏毫不留情批评了“六章”说,但并不指名道姓。[78]
【三门、三段】“三门”如吉藏所说,是分因缘门,般若体门,功德门。[79] 僧肇《经注》有三章的分法,可能略有不同。[80] “三段”是吉藏是说的:序、正宗、流通,[81] 这创自弥天释道安,是一切佛经科分的通例。智者大师《金刚般若经疏》的“三段”即是讲说时所用。[82] 但具体落实到《金刚经》上时却有分歧,如吉藏所批评的“开善之流”即是一例。[83]
【二十七疑】此说最早出现在宗密的《纂要》,[84] 但是唐以前诸家除宗密外,无人提及此“二十七疑”。直到宋僧长水子璇重新治定《纂要》,有明一代“二十七疑”说方大行其道。如憨山《金刚决疑》、曾凤仪《宗通》、广伸《经鎞》、元贤《略疏》均采用此说。[85] 承此遗风,清人性起《悬判疏钞》干脆说弥勒偈“及断种种疑”,即指“二十七疑”。
【三十二分】挂名昭明太子的“三十二分”流传最广。实际上却并非昭明所立,而是后人假托。昭明是梁武帝的太子,但是隋唐直到宋代的所有佛教文献,无一提及此事。最早提及昭明作三十二分的是明宗泐如玘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注解》(该书说是“相传”),[86] 此后三十二分遂大大流行开来。故假托昭明太子的三十二分法,大约出现于元末明初。
三十二分争议很多,出现两极化的议论。批评者说昭明太子作三十二分破碎经文、画蛇添足,是违背佛意的罪行。[87-88] 极端者甚至说昭明太子已堕落地狱,现受苦报。[89] 有的说三十二分法有不足之处,取保留的态度。[90-91] 赞同者一般站在帮助理解、易于流通的立场上。[92-93] 也有少数人极力吹捧,其中南怀瑾甚至说,三十二分是和“易经数理”有密切关系的“哲学”。[94]

前后二周之辩

《金刚经》的开始,须菩提向佛发问;同样的问题须菩提问了二次。这是《金刚经》的二周。 《大智度论》明确指出:《大般若经》有“两番嘱累”,前说般若波罗蜜体;后说般若方便。而据此分判《金刚经》的前后二周。
【无著论明二周】《金刚经》二周说的核心内容、根本精神,早在印度已被揭示。无著造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论》,于第二问处解释:是为了“对治”此种“我执”、“我取”的“随眠”(烦恼)。[95] 笈多三藏将其译出之后,中国佛教虽有极少数人执持异见(如明如观《金刚经笔记》公然嘲笑二周说"不过换汤不换药";[96] 元贤《金刚略疏》更是指责二周说"穿凿甚矣"[97] ),极大多数人接受并发展了无著之立论。
【吉藏所辩论的二周】吉藏的《金刚般若疏》,屡设问答,辩论二周,前后不下数十次。简说如:①前说实智(实),后说方便智(权)。这通于《大般若经》的“两番嘱累”;②前周为利根人广说般若,后周为钝根略说般若。设方便的异门。此利钝之说是实权之说的延伸。③前说尽(净)缘,后说尽观。较前二说而言,此说直承无著之旨,后世持此说者为数最多。④前周成发心,后周泯发心。这是把“尽缘、尽观”之说解释得更清楚些。⑤为前会众广说,为后会众略说。
【江味农辩论的二周】近人江味农著《金刚经讲义》,重新论定二周说。江氏二周说为总说和五分说。总说:前说约境明无住,后说约心明无住。他以“境”和“心”阐述《金刚经》前后二周的重心差异,充实了无著的说法。以“无住”阐述《金刚经》的宗旨以统领二周,以免学者认为前后二周是截然对立的。五分为:①前周为将发大心者说,后周为已发大心者说。②前破粗执,后破细执。③前离相,后离念。④前说“二边不著”,后说不著“二边不著”。⑤前一切皆非,后一切皆是。

二道五阶之判

《金刚经》前后判为二道,二道各有三阶,总共为五阶(五种菩提)
大智度论》指出《大般若经》的两番嘱累,前宣说般若体,后宣说般若方便。智者大师因判《金刚经》“初问初答”为般若道,“后问后答”为方便道。般若无住的现觉,是离相菩提的分证。按照菩提说,二道即五阶菩提:发心菩提(发世俗菩提心)、伏心菩提、明心菩提(发胜义菩提心)、出到菩提、究竟菩提。[98] 《金刚经》中“二道”与“五阶菩提”的关系如左图所示。
印顺法师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记》科判表如下:
[99]
印顺法师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记》脉络
(二道五菩提次第)
序分
证信序[100]
发起序[101]
正宗分
【般若道次第】
开示次第
请说[102]
许说[103]
正说

  

  

  

  
─发心菩提
├─伏心菩提
[104]
[105]

  

  

  
└─明心菩提─
┬─法身离相而
[106]
  

  

  
├─众生久行乃信─
→问[107] →答
┬─戒慧具[108]
├─久集善根[109]
├─诸佛摄持[110]
└─三相并寂[111]

  

  
└─贤圣无为同证─
┬─举如来为证
├─举声闻为证
└─举菩萨为证
[112] →校德[113]
[114-117]
┬─得无生忍[118]
├─严净佛土[119]
└─成法性身[120] →校德[121]
劝发奉行
┬─示奉持行
→问[122] →答
┬─法离言[123]
├─化处非实[124]
└─化主无相[125]
→校德[126]  

  
└─叹奉持功德
┬─空生叹法美人
┬─深法难遇[127]
└─信者难能[128]

  

  

  
└─如来劝行叹胜
┬─略叹劝
略叹[129] →劝行→
忍辱离相[130]
└─佛说无虚[131] →校德[132]

  

  

  
├─广叹显胜
┬─独被大[133]
├─世间所尊胜[134]
└─转灭罪业胜[135] ┴→校德[136]

  

  

  
└─结叹难[137]
  
【方便道次第】
  
开示次第
请问[138]
答说

  

  

  

  
明心菩
├─出到菩提
┬─真发菩提[139]
└─分证菩提[140]
┬─成就法身[141]
├─成熟众生[142]
└─庄严佛土[143]

  

  

  
└─究竟菩提
┬─圆证法身功
┬─知见圆明[144]
├─福德众多[145]
├─身相具足[146]
├─法音遍满[147]
├─信众殊胜[148]
└─正觉圆成[149]
→校德[150]  

  

  
└─示现化身事业
┬─化凡夫[151]

  

  

  

  
├─现化身相
├─处大千界
┬─[152] →校德[153]
└─[154]
┬─[155]
└─世界[156]

  

  

  
└─说无我[157]
  
劝发奉行
┬─别明离相
└─结示正
┬─应如是知见信[158]
└─应如是受持诵说[159]
[160]
流通分
[161]

三周断疑之判

太虚法师《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释》脉络
(正答三问;断疑三周)
序分
通序[162]
别序[163]
正宗分
请:请仪[164] ;请词(赞叹词[165] 、请问词[166]
许:许说[167] ;愿闻[168]
正说
【示宗本正答三问】
答应云何住
广大心[169] ;最胜心[170] ;究竟心──无对待心[171] ;无颠倒心[172]
答云何修行[173]
└答云何伏心
正答[174] →逐释:法说[175] ;譬说[176] ;法合[177] ;劝信[178]
【断余疑】
┌断所行疑
三断一校
三断二校
断疑
校福
断疑
校福
┌为求佛果行施疑[179]
因果极深难信疑[180]
佛果有证有说疑[181]
[182]
诸圣证得自果疑[183-186]
因地依他取法疑[187]
庄严国土佛身疑[188]
┌外财施校:正较量[189] ;释所以(一释[190] 二释[191] 三释[192]
└内身施校:正校量[193] ;善现领悟[194] ;明持经胜德[195]
三断一校
断疑
校福
持法苦行招苦疑[196]
离想不成胜果疑[197]
真如或证不证疑[198]
持法福胜[199]
施身校量[200]
└广释所以:一释[201] 二释[202] 三释[203] 四释[204] 五释[205] 六释[206]
├断行人疑
重叙宗本
[207]
进断所疑
无人修因证果疑[208]
└无人度生严土疑[209]
断行果疑
断三轮
别断三轮疑
总断难信
意轮见知[210]
身轮福相:明身轮因[211] 正明身轮[212]
语轮说法[213]
[214]

  
├断三相疑
明成正觉[215]
明转法轮[216]
明度众生[217]

  

  
├断三身疑
即应观真[218]
报化断灭[219]

  

  
法化非一:
法化不[220] ;法化不即[221]

  
断三德疑
[222]
恩德[223]
智德[224]

  
流通分
[225]

思想重心 编辑

一、着重“无相”:如说“凡所有相皆是虚妄,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”。“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,无法相亦无非法相”。“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”。“于一切相应如是知,如是见,如是信解,不生法相”。“不取于相,如如不动”。“无相”与“原始般若”的“无受三昧”,“是三昧不可以相得”,称为“离相门”一样。般若与“空”本无必然关系,“空”是在般若发展中重要起来的。《金刚经》说“无相”而没有说“空”,保持了“原始般若”的古风。
二、着重“无我”的菩萨行:如说“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,即非菩萨”。“其有众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,是人则为第一希有,何以故?此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”。“实无有法名为菩萨,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”。“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,如来说名真是菩萨”。“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,得成于忍,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”。习惯大乘我法二空者,或不解于菩萨行着重“无我”。而古传般若即以“无我”悟入实相。“原始般若”并举菩萨与般若,阐明菩萨(我)与般若(法)不可得(空),原理相同。但《金刚经》不只说“无我”,也说“无法相,亦无非法相”。
三、着重“利他”的菩萨行:般若的原义,菩萨行重于自行。《中品般若》的不退菩萨,得“报得波罗蜜”、“报得五神通”,“成就众生”,“庄严国土”,重于利他行。《金刚经》着重菩萨的“受记”、“度众生”、“庄严国土”,与《中品般若》(不退菩萨以上)的重利他行相合。
四、着重如来的体认:如说“若见诸相非相,则见如来”;“离一切诸相,则名诸佛”──佛是离一切相的。“不可以身相见如来”;“不可以三十二相得见如来”;“如来不应以具足色身见”;“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”;“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”;“若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见如来”──佛是不能于色声相中见的。“如来者,无所从来,亦无所去”──佛是不能从威仪中见的。如来说法,其实“无有定法如来可说”;“如来无所说”;“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,即为谤佛”。佛度众生,其实“实无众生如来度者”。如来能知一切众生心,其实“诸心皆为非心,是名为心”。
五、佛和法的并重:早期的传统佛教以舍利塔象征佛,以供养舍利塔示为对佛的信敬怀念。从下品到上品般若是重法的,所以宁可取《般若经》而不取舍利塔。《金刚经》却说:“随说是经乃至四句偈等,当知此处,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皆应供养,如佛塔庙”;“在在处处若有此经,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供养,当知此处则为是塔,皆应恭敬作礼围绕,以诸华香而散其处”。以经典与佛塔一样,是重法又重佛(塔)的一流(与《法华经》相同)。《金刚经》这种特性与法藏部是非常接近的。[226]

思想要义(行) 编辑

发趣义(所依)

【发趣之金刚不坏】发趣即发心无上乘,此发心并非当初一下即了的自相。由资粮加行,地地胜进至于究竟等觉,皆名发趣。所以是贯彻道果,始终意趣。发心即成等觉,而成等觉也不外此发心。此发心是一切行所依止,有金刚不坏之义。般若学所依托的,大菩萨行所依止的,即发此金刚不坏心。以后来唯识一系所说,《金刚经》的所以得名,是在示明这种义理的。是心内容极广,最主要的二点是《金刚经》所说:“一切众生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”;“无一众生得灭度者”。
【发趣之大乘不共】发心是求三乘究竟菩提,这是异于二乘的无上菩提心。无上是广大意乐,如《金刚经》说度一切众生入无余涅槃,但这是非实的一切众生,所以又说无众生得度,对此观行唯识的世亲说是菩萨以他为自之义。因为有情在世原不是孑然一己,而与他有情实相关涉。二乘但求一己意念不生,虽能证灭尽定,但并不可靠。大乘观为心所现对象的如幻不实,然有他有情互为增上,令所缘行相不得不生。所以必令一切众生皆入无余涅槃,乃能究竟实际令自得度。
【发趣之无住胜进】金刚不坏即谓无众生入涅槃,发此心本不住彼名想计着(为了名利而发心),若有所住,所住动摇,发心即失。所以不住发心为不坏,而非为名想的发心也不住。对此无着提出“愿”、“欲”二字。“欲”的所发在内而非在外,此欲不仅是一心之动,而必于所欲思惟抉择,这是“愿”。般若行据此欲愿展转胜进而至究竟。如《金刚经》问发趣行人云何应住,佛示发此金刚心后,随示十八住处的层层抉择对治,皆与发心同一进止。至般若道更明示应无所住而发心。

三假义(范围)

【慧学所见的三假】般若经》以《须菩提》最重要,如舍利弗问般若当于何处求,佛说当于《须菩提品》中求。该品所重即是三假,《金刚经》是该品精华,其根本也在三假。三假罗什译为法、受、名,即由极微积聚所成之物为法,是法假;由种种法如五蕴成人,即受用假;由受假积聚所成军,是名假,乃假中假。玄奘译为法、名、方便。如须菩提与佛问答时,说不见菩萨(法)亦不见菩萨名(名)。但佛令须菩提说法,须菩提还是有所说,而此所说即方便说。所以二人所译的三假相通。
【二谛所依的三假】般若范围原在二谛,二谛所依即是三假。世间的所论识乃至人事言说,克实而说为法名二假。但法名原本是假立,世人颠倒而执有法名之实,若知实相则为第一义谛。所说的第一义谛并非如名有实,非指事(事的本质),更非毫无所依,但不如常人所执。第一义谛应随顺世俗而说,依此所安立的俗谛是所表的第一义,般若行即以此为范围。比如《须菩提般若》开言即说我不见有法与名者。这里所说的第一义是三假所安立的、言说所施设的,真第一义不可施设。
【本经所立的三假】《金刚经》处处表示,如来是不应以胜相而观的,如来所说胜相即非胜相。又说法非法者,即不如常法所执的法与名。是名此法者,乃是方便安立。般若行如果不立此范围,便无下脚处,如鸟飞空鱼游水。如果进而求其所据何事,《金刚经》则说皆是无为所显。《阿含》也在示果位时,而说一切圣果是无为法所显;真如如来大乘,以果而说一切法如,无有变异,所以《金刚经》说一切圣贤是无为所显。此三假作为般若行的范围,而为无着世亲学所据。

无住义(性质)

【于何无住】般若行是不住于种种想,有情生心动念所不离的想,有名言和意言二种,其内容无非名法二假。常人和外道都以此为常为我;般若无住行皆所对治,这是《金刚经》处处离想的意义。想统述为人法各四共八种:人四是我、有情、受者、补特伽罗,由暂时我至于相续补特伽罗;法四是即、非、有、无。不住此想是所谓的空义,这是所以《金刚经》并不出现空字。据瑜伽大乘一系的解读,吕澂认为想旧来被误解为无心之相,别为发明的不住相(无相),其实是不住想(无想)。
【云何无住】众生无一念离想,难以证得无住。然而能知则是无住的发端,不知即堕于戏论。知是能随顺教授(闻)及作意思维(思)。在戏论氛围中能知此想,时时作意思惟,通达此想的无有实在(闻)。但般若行重要和繁难的在于作意(思)。因刹那心缘之多,一念起而难以相续,故对此想的作意思惟必须念念行之,对想的作意亦复若是。无着假四十四种作意功能圆满菩萨行,这都是寂因作意,为涅槃成就之因。所谓云何无住者,即此无倒作意耳。
【无住次第】泛说为定心和散心。《金刚经》问发趣菩萨修行伏心,其修行即先于定心说不住想;其伏心即于散心亦令不出范围。而通于二心的,是如来所说的发心,即灭度一切众生而又无众生得度的不住想。于定心和散心作意思惟无众生想,产生何事可作的疑问;这说是于名言知其念念为想而不堕戏论,能念念为用,贯彻发心至成佛的胜进勤行,都无所住。无着解说《金刚经》为地前、入地、地上三阶共十八住。初发心即无所住而生心,再是布施等六度四摄的无住行,最后是无住涅槃[227]

成立情况 编辑

成立背景

般若经》的规模相当庞大,其确切数量迄今仍无法确定。从时间上看,《般若经》从《原始般若》而演进为《下品般若》、《中品般若》、《上品般若》;这不但是般若法门的开展过程,也可以表示初期大乘佛教的发展情形。玄奘所搜集并编纂而成的《大般若经》,总共“十六会”。开头五会是“根本般若”,其余归为“杂般若”。根本五会中,第一会最详,有十万颂(汉译四百卷,接近四百万宇);第二会二万五千颂;第三会一万八千颂;第四会一万颂;第五会八千颂。
从《大般若经》来看,一般认为根本五会是由小本(略)发展为大本(详)。以中国翻译史看,首译大乘经的支娄迦谶译出三十品《道行般若经》(小品),相当于五会中第四会;一百年后西晋译的《放光般若经》、《光赞般若经》(大品)相当于五会中第二会;而初会到玄奘编纂《大般若经》时才有。此翻译情况也可作为推断它们先后次序的一种根据。“杂般若”中的《金刚经》位于第九会,分量最小,只三百颂。《金刚经》包含根本般若的重要思想,故也被视为般若的略本。

成立时间

吕澂认为,即使《金刚经》汉译较晚,但它产生应早。《金刚经》的形式比大、小品更接近九分教和十二分教及后来阿含形式。因经文起始叙述佛的修行生活常态,接近原始经典。连根本般若的“小品”也不这样,故《金刚经》的般若形式早于“小品”。从体裁看,《金刚经》的问答方式接近十二分教的“方广”,其他般若经并不这样显著。又《金刚经》当机者只有须菩提,而“小品”的人物有舍利弗弥勒甚至帝释等,内容更芜杂。说明最早出现的略本中,又以《金刚经》出现得更早。[228]
印顺法师认为,《金刚般若》的成立不可能像“原始大乘经”那样早。《金刚般若》中代表早期的有:叙述佛在人间的平常生活,说“无相”而没有说“空”,倡导离相菩萨行而又着重于“无我”,这些都保持了早期佛教和“原始般若”的古风。赞叹持经、听闻受持、书写读诵、为他人说的功德,层层的校量,又与《下品般若》相近。《金刚般若》的特重“无我”,可能是为了适应诱导多说无我的传统佛教。《金刚般若》虽有早期的成分,但并非早期集成。
《金刚般若》成立约在《中品般若》集成的时代:①全经与《中品般若》一样有两次嘱累。②《金刚般若》提到的“大身”,是《中品般若》菩萨证得法性所起的“大身”,而非《下品般若》不退菩萨的“无漏身”。又经中说佛有五眼,菩萨庄严国土,都出于《中品般若》。③般若的菩萨行原本重于自行;而《金刚般若》与《中品般若》不退菩萨的重利他行相合。④《金刚般若》多有“所言一切法者,即非一切法,是故名一切法”的三句式,这源于《中品般若》的二谛说。[226]

弘注情况 编辑

印度的情况

印度《金刚经论》的数量并不明确;根据汉译所传,主要是唯识无著世亲的论释。
造论者译者论本备注
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论》三卷[229]
本论译出时,收载整个经文。
同本
异译
无著造颂
世亲注释
义净
《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论释》三卷[230]
义净说弥勒以八十颂授无着,无着再传世亲而注释。[231]
义净
《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论颂》一卷[232]
由义净译三卷论看,仅译七十七颂
隋 达磨笈多
《金刚般若论》(丽本)二卷[233]
二卷本引经文时仅略举,后来收录流支译本全文,整理为三卷本。[234-235]
隋 达磨笈多
《金刚般若波罗蜜多论》(别本)三卷[236]
世亲造论
《金刚仙论》十卷[237]
传说是世亲授金刚仙;此论未载于任何经录,有认为是流支所撰而非翻译。
功德施
《金刚经破取着不坏假名论》二卷[238]
著者功德施菩萨的事迹不明。

汉传的情况

《金刚经》在中国佛教界流行极为普遍。如三论宗天台宗贤首宗唯识宗等都有注疏。尤以唐宋来盛极一时的禅宗,与本经结有深厚的因缘。传说参礼黄梅的六祖惠能,就是听了本经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”而开悟。六祖以前,禅宗以《楞伽经》印心,此后《金刚经》即代替了楞伽。宋代出家人的考试,设有《金刚经》一科,可见其弘通之盛。
中国佛教的特点:一重实行,如台、贤、禅、净各宗,都注重行持,尤重于从定发慧的体悟。二好简易, 国人的习性好简,卷帙浩繁的经论,极难普遍流通。本经既重般若的悟证,卷帙又不多,恰合中国人的口味,所以能特别的盛行起来。
著者注疏名情况
晋?僧肇
《金刚经注》一卷
鸠摩罗什译出后的第一部注释。经文未分段。疑为伪作。[239]
梁?傅翕
《梁朝傅大士颂金刚经》一卷
诗歌体裁,为伪作,广引唯识经论的名相。[240]
隋?智顗
《金刚般若经疏》一卷
天台宗色彩不够,未提“五时八教”对般若的态度,疑伪托。[241]
隋?吉藏
《金刚般若疏》四卷
介绍比较开善等先德主张。视本经在内的般若经为不了义[242]
唐?慧净
《金刚经注疏》三卷
作者慧净的宗派属性难以判断。[243]
唐?智俨
《金刚经略疏》二卷
以华严“五教”判,视般若为初浅的“大乘空始教”。
后记说南宋时本书难求,故圆澄海舶前往高丽取来。[244]
唐?窥基
《金刚般若经赞述》二卷
《金刚般若论会释》三卷
法相宗作品。[245-246]
唐?知恩
《金刚般若经义记卷上》一卷
无著世亲论,广引唯识概念。[247]
唐?惠能
《金刚经解义》二卷
含“天命”、“五行”儒道理论,疑伪。其前序阐扬佛性[248-252]
唐?惠能
《金刚经口诀》一卷
非惠能所作,内容与《解义》〈后序〉的前半部分完全相同。[253]
唐?道氤
《御注金刚经宣演》二卷
是对唐玄宗《御注金刚经》(已佚)的注解。受《解深密经》影响,把般若视为不了义的“密弘”、“密说”,把唯识判为“显”、“契会中道”。[254]
唐?宝达
《金刚暎卷上》一卷
注解道氤《宣演》。除唯识义理外,有更浓厚的真常论。[255]
唐?昙旷
《金刚般若经旨赞》二卷
也含有浓厚的佛性、如来藏思想。[256]
唐?宗密
宋?子璇治定
《金刚般若经疏纂要》二卷
宗密的思想是禅宗华严宗的综合体——“教禅合一”,以及和会儒释道。
阐扬以“空”真常化的绝对“真心”,视般若不了义的“密意”。[257-261]
宋?子璇
《金刚经纂要刊定记》七卷
本书是上述宗密《金刚般若经疏纂要》的解释。[262]
宋?宗镜述
明?觉连重集
《销释金刚经科仪会要注解》
九卷
宗镜的身份存在争议,本书是觉连对宗镜《科仪》的注解;宣扬真常论,三教同源和弥陀净土,对明末民间教派如无为教影响深重。[263-265]
宋?昙应
《金刚经采微科》一卷
《金刚经采微》二卷
《金刚经采微余释》一卷
天台宗的立场注释,其序文“管窥天台义意”即已表明。[266-268]
宋?道川
《金刚经注》三卷
宝卷形式,其注释部分来自惠能《解义》;影响了无为教。[269-270]
宋?善月
《金刚经会解》二卷
旨在和会无著世亲之间的异说,并非《金刚经》的真正注解。[271]
元?徐行善
《金刚经科释》一卷
是挂名天台智顗《金刚经注》的疏解。[272]
《金刚经注解》一卷
融合唯识宗禅宗天台宗思想。该书是应明太祖诏令完成。[273-275]
明?洪莲
《金刚经注解》四卷
又称《金刚经五十三家注》,主张“空性出生万法”;“空”被实体化为宇宙本源(已非般若的真正意义),无为教的“空生万物”与此有关。[276-277]
《金刚经宗通》七卷
《金刚经偈释》二卷
曾凤仪说自己已得儒释两家的真意。
这两部书基本上依照子璇的《刊定记》而撰写。[278-279]
《金刚经统论》一卷
林兆恩是迷信组织的“教主”;唱和会三教,“虚空”出天地万物。[280-283]
明?元贤
《金刚经略疏》一卷
著者不满无著世亲论以及古来注释,依自己独特观点注解。[284]
清?溥仁乩释
《金刚经注释》一卷
这是由乩童扶鸾出来的,把本具的“觉心”释为儒道的“道”和“性善”。[285]
清?孚佑帝君
《金刚经注解》一卷
由“孚佑帝君”来“降灵”所说,仍宣扬真常论和三教合流。[286]
韩国?得通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五家解》收录大士赞、六祖口诀、宗密纂要、宋道川颂、宗镜提纲等五家解。
日本?空海《金刚般若经开题》站在密教立场解释。
编者书名情况
《持颂金刚经灵验功德记》一卷

  
唐?孟献忠
《金刚经集验记》三卷
故事由作者搜集而来
唐?段成式
《金刚经鸠异》一卷
作者是小说作家,擅于志怪小说
《金刚经受持感应录》二卷
见于《太平广记》的“报应部”,其故事多来自《出报应记》
《金刚经感应传》一卷

  
明?王起隆
《金刚经新异录》一卷
故事内容限定在明代
清?周克复
《金刚经持验记》二卷
内容从后魏直到清朝,情节更为完整和离奇;作者喜好编造各种灵验记
清?王泽泩
《金刚经感应分类辑要》一卷
根据情节分为延寿、辟邪、还阳、升天等共十八类,集迷信故事之大成

西藏的情况

西藏译的《金刚经》注释远比汉译为少。相当于《无着颂》的部分收录在北京版藏经,但作者和译者皆不详。本经未收录于德格版(东北目录),又北京版亦非收录于般若部,而收于杂部之中。汉译的《无着颂》注释《世亲释论》有二种,而西藏译则毫无流传。三卷本的《世亲释论》收录于德格版大藏经中,其末尾附记世亲造。本书只见于德格版而未数入北京版与奈塘版中。
至于《金刚经》的注释,有莲花戒的Hphags pases rab kyi pha rol tu phyin pa rdo rje gcod pahi rgya cher hgrel pa. (ārya-Vajracchedikā-praj?āparamitātikā)(东北3817号,北京5216号)。此书仅传于西藏。对于《世亲释论》的立七句义,莲花戒则分为五句义,但在内容上有相通之处。莲花戒本来是中观依自起派的学者,同时也是中观瑜伽综合的学者。其对般若系的经典,另有《圣般若波罗蜜七百颂广疏》、《名般若波罗蜜心经疏》等注释。此外另有中观派与瑜伽行派的注释,欲藉此调和两派的思想。[10]

近世的情况

近现代的部分金刚经解读:

文化影响 编辑

书法

唐咸通九年敦煌雕版印经:金刚般若波罗蜜经(水墨纸本规格:27.6 x 499.5 cm)发现于敦煌藏经洞的唐咸通九年(公元868年)敦煌雕版印经--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是中国现存最早的标有明确刊刻日期的印刷品。1907年被英国人斯坦因盗至英国,现收藏于大英国家图书馆(编号:Or.8210/P.2 )。
咸通九年刊刻的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由卷首画﹑经文及施刻人组成。其卷首的扉页画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版画作品之一。刻本《金刚经》6纸,每纸70余厘米,四周单边,框高23.7厘米。首有净口业真言、奉请八大金刚等前仪5行;尾有真言4行,题记1行。题记作:“咸通九年四月十五日王玠为二亲敬造普施。”通卷文字秀美、唐楷风格浓郁,刀法洗练,墨色均匀。咸通九年为公元868年,距今已1100多年。
《柳公权书金刚经》唐代拓本:法国国家图书馆藏
《金刚经》刻于唐长庆四年(824)四月,系柳公权四十七岁时所作,全称《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》。《金刚经》刻为横石,共十二块,每行十一字,原石毁于宋代。1908年在敦煌石窟发现唐拓孤本,一字未损,极为稀罕,是敦煌文献中的稀世珍宝。这样的稀世国宝被法国人希伯和取往国外,现藏法国国家图书馆。(法国图书馆编号:Pelliot chinois 4503)国内上海有正书局、文明书局、中华书局、文物出版社等均有影印本。可谓一印再印,风行与世。目前网络上流行的柳公权书《金刚经》唐拓本都是这些影印本的翻版。

漫画

建筑

法鼓山禅寺的水月道场,将整部《金刚经》作为建筑外墙。
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
参考资料
  • 1. 大正藏第08册 No.235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(1卷)【後秦 鸠摩罗什译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. 大正藏第08册 No.236a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(1卷)【元魏 菩提流支译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3. 大正藏第08册 No.237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(1卷)【陈 真谛译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4. 大正藏第08册 No.238《金刚能断般若波罗蜜经》(1卷)【隋 笈多译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5. 此经为逐字翻译,即依照梵文文字的顺序,一句一句译成,故仅看汉文完全无法通读。达摩笈多后来翻译无著的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论》时,译出此经经文颇多,其经文已改为易读的汉文。
  • 6. 窥基《金刚般若经赞述》所说:“三藏贞观十九年初从西至,最初翻译其论也,对法为先。至贞观二十三年,三藏随驾玉华,先帝乖和,频崇功德,共藏译论,遍度五人,更问良因,藏令弘赞,遂制般若之序,名三藏圣教序。其时太子亦制显扬论序,当许杂翻经论,并赞幽灵,既有违和,不暇广制也。于时帝问藏云:更有何善而可修耶?藏报云:可执笔以缀般若。帝既许之,藏便译出,其夜五更三点翻译即了,帝索读之,即遣所司写一万本,既不重缀,词句遂疏,后欲重译,无由改采前布也。”
  • 7. 大正藏第07册 No.220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第577卷【唐 玄奘译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8. 大正藏第08册 No.239《佛说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》(1卷)【唐 义净译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9. 续藏第25册 No.487《金刚新眼疏经偈合释》(2卷)【清 通理述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10. 《金刚经之研究》杨白衣 .华岗佛学学报第5期
  • 11. vajracchedikā nāma tri?atikā praj?āpāramitā .Online Buddhist Sutras
  • 12. THE VAGRAKKHEDIK? OR DIAMOND-CUTTER .Internet Sacred Text Archive
  • 13. 《A BUDDHIST BIBLE》全本 .Internet Sacred Text Archive
  • 14. The Diamond Scripture (Vajracchedika Sutra) .Internet Sacred Text Archive
  • 15. The Diamond Sutra,Translated by A. F. Price .Golden Blue Lotus Tara
  • 16. Manual of Zen Buddhism .Internet Sacred Text Archive
  • 17. The Diamond Cutter, An Exalted Sutra of the Greater Way on the Perfection of Wisdom .Online Buddhist Sutras
  • 18. The Diamond That Cuts Throuch Illusion .Terebess Hungária Kft
  • 19. The Diamond Perfection of Wisdom Sutra .Terebess Hungária Kft
  • 20. The Diamond Sutra .??o Ph?t Ngày Nay
  • 21. Vajra Prajna Paramita Sutra B.T.T.S. .2angels.net
  • 22. The Vajra Prajna Paramita Sutra A General Explanation .Online Buddhist Sutras
  • 23. The Diamond Sutra .Resources for East Asian Language and Thought
  • 24. The Diamond Cutter Sutra:Sung In English .SECRETS OF SPIRITUAL HAPPINESS
  • 25. Gyémánt szútra A Túlviv? B?lcsesség Gyémántvágó Szútrája .Szürke Hegy K?z?sség - G-Portál
  • 26. Gyémántvágó Mahájána-szútra az ?nfelülmúló Megismerésr?l .DANIEL TARR - CYBERGURU
  • 27. АЛМАЗНАЯ ПРАДЖНЯ-ПАРАМИТА СУТРА .Online Buddhist Sutras
  • 28. De Diamant Sutra vertaald door Bhiksuni Rátana .Online Buddhist Sutras
  • 29. Diamant Soetra .zenantwerpen
  • 30. 藏文《圣般若波罗蜜多能断金刚大乘经》 .Online Buddhist Sutras
  • 31. 《摩诃般若波罗蜜经》卷3〈9 集散品〉:菩萨摩诃萨欲行般若波罗蜜,应如是思惟:“何者是般若波罗蜜?何以故名般若波罗蜜?是谁般若波罗蜜?”
  • 32. 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卷409〈8 胜军品〉: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应当如是审谛观察:“何者是般若波罗蜜多?何故名般若波罗蜜多?谁之般若波罗蜜多?如是般若波罗蜜多为何所用?”
  • 33. 【《大智度论》对“须菩提”所问般若的解说】《大智度论》卷43〈9 集散品〉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34. 印顺法师《成佛之道》:佛法都要依佛菩萨的开示而修习,也就是三慧的修学过程;特别是般若,非从闻、思、修入手不可!综合起来,这就是平常所说的三种般若:现证慧是实相般若,是胜义般若。修、思慧是观照般若。思、闻慧是文字般若(思慧是依文的,也可不依文的)。闻、思、修是世俗般若,因为可为胜义般若的因缘,因中说果,也就假名为般若了。修学般若,所以般若经论,为闻、思对象,也是必要的资粮了。修学般若的初方便,是闻、思,所以亲近“善友,及多闻”熏习,是必要而不可缺的,“实为”修学“慧所依”止的。
  • 35. 印顺法师《华雨集第一册》:证悟了的般若,我们称之为实相般若,这实相般若在佛法中又被称为无分别智,离去一切分别戏论。但无分别智是从何而来?真正的般若又必须是从观照般若而来。观照,即是观察、分别、抉择、寻求之义。这并非是完全没有标准的分别,而是要於一切法中观察、分别、抉择、寻求其究竟真理?所以无分别智必须得於分别智,此即是修慧与思慧之过程,而此二者却又是从闻慧(即文字般若)得到。如此,教与证悟,方能连成一贯。
  • 36. 印顺法师《般若经讲记》:初学般若,应先於文教听闻、受持,以闻思慧为主。经合理的思考、明达,进而摄心以观察缘起无自性,即观照般若,以思修慧为主。如得离一切妄想戏论,现觉实相,即实相般若了。这三者,同明般若而各有所重。如意在实相,即能所并寂而非名言思惟可及。如意在观慧,即依境成观,以离相无住的相应为宗。如意在文字,即重在安立二谛,抉择空有。
  • 37. 印顺法师《学佛三要》智慧之类别:三种智慧 .印顺文教基金会
  • 38. 印顺法师《学佛三要》智慧之类别:二种智慧 .印顺文教基金会
  • 39. 印顺法师《般若经讲记》:实相般若:实相即诸法如实相,不可以“有”、“无”等去叙述他,也不可以“彼此”、“大小”等去想像他,实相是离一切相──言语相、文字相、心缘相,而无可取著的。《智论》说:“般若如大火聚,四边不可触”。;古德说:"说似一物即不中",都指示这超越戏论而唯证相应的实相。
  • 40. 《大智度论》卷11〈1 序品〉:是般若波罗蜜不可得相──若有若无,若常若无常,若空若实。是般若波罗蜜非阴界入所摄,非有为非无为,非法非非法,无取无舍,不生不灭,出有无四句,适无所著。譬如火焰,四边不可触,以烧手故;般若波罗蜜相,亦如是不可触,以邪见火烧故。
  • 41. 《大智度论》卷100〈89 昙无竭品〉:萨陀波仑先见诸佛,得诸三昧,贵重般若波罗蜜生著相;今昙无竭七岁从定起,为说般若破其著心。一切法性自空,非般若波罗蜜令其空,是故说:“诸法等故,般若波罗蜜等;诸法离相,乃至诸法不可思议故,般若不可思议。”不令轻贱馀法、贵重般若。何以故?不令因般若故,更生垢著。般若波罗蜜虽毕竟清净,多所饶益,复不可取相而生著心;如热金虽好,不可手捉。萨陀波仑得是教化,断般若中著心,即得诸法等诸三昧。
  • 42. 《中论》卷4〈24 观四谛品〉:不能正观空,钝根则自害;如不善呪术,不善捉毒蛇。若人钝根不善解空法,於空有失而生邪见。如为利捉毒蛇,不能善捉反为所害;又如呪术欲有所作,不能善成则还自害。钝根观空法亦如是。
  • 43. 印顺法师《中观论颂讲记》【不能正观空,钝根则自害;如不善咒术,不善捉毒蛇】 .印顺文教基金会
  • 44. 印顺法师《般若经讲记》:〔一〕凡夫的所知所见,无不为自性的戏论所乱,一切是错误的。这种虚诳妄取相,不但不见如实空相,也不能如实了达如幻的行相。〔二〕〔1〕从见中道而成佛的圆证实相说:从毕竟寂灭中,彻见一切法的体、用、因、果,离一切相,即一切法。如《法华经》说:“唯佛与佛乃能究尽诸法实相,所谓:诸法如是相,如是性,如是体,如是力,如是作,如是因,如是缘,如是果,如是报,如是本末究竟等”。所以,空寂与缘起相,无不是如实的。〔2〕但这是非凡愚的乱相、乱识所得,必须离戏论的虚诳妄取相,那就非“空无所得”不可。所以,经论所说的实相,每侧重於如实空性、无性。要见性相、空有无碍的如实相,请先透此“都无所得”一关──迷悟的关键所在。
  • 45. 【关于实相的“如实”】印顺法师《中观论颂讲记》【若法从缘生,不即不异因。是故名实相,不断亦不常】 .印顺文教基金会
  • 46. 【关于实相“侧重於空”[1]】印顺法师《中观今论》:三、“妙有真空”二谛(姑作此称):此无固定名称,乃佛菩萨悟入法法空寂,法法如幻,一念圆了的圣境。即真即俗的二谛并观,……此中所说俗谛的妙有,即通达毕竟空而即是缘起幻有的,……这是即空的缘起幻有,称为妙有,也不像不空论者把缘起否定了,而又标揭一真实不空的妙有。
  • 47. 【关于实相“侧重於空”[2]】印顺法师《中观论颂讲记》:就是到了菩萨的空有无碍,见到即空的假名,即假的空寂,仍然是空,不是不空,这与真常论者的思想不同。
  • 48. 【关于实相“侧重於空”[3]】印顺法师《佛法是救世之光》一七、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 .印顺文教基金会
  • 49. 印顺法师《般若经讲记》:实相──约理性边说,是空还是有?〔一〕《中论》说:“空则不可说,非空不可说,共不共叵说,但以假名说”。(见次脚注【关於实相的“不可言说”】)实相非凡常的思想,世俗的语言可表达,这如何可以说是空是有,更因此而诤论? 〔二〕然而,〔1〕实相非离一切而别有实体,所以不应离文字而说实相。〔2〕同时,不假藉言说,更无法引导众生离执而契入,〔3〕所以“不坏假名而说法性”,即不妨以“有”、“空”去表示他。《中论》说:“一切实非实,亦实亦非实,非实非非实,是名诸佛法”。(见再次脚注【关於实相的“不坏假名”】)末句,或译“诸法之实相”。
  • 50. 【关於实相的“不可言说”】印顺法师《中观论颂讲记》【空则不可说,非空不可说,共不共叵说,但以假名说】 .印顺文教基金会
  • 51. 【关於实相的“不坏假名”】印顺法师《中观论颂讲记》【一切实非实,亦实亦非实,非实非非实,是名诸佛法】 .印顺文教基金会
  • 52. 印顺法师《般若经讲记》:众生的不能彻悟实相,病根在执有我法的自性;所以见色闻声时,总以为色声的本质是这样的,确实是这样的,自己是这样的。由於这一根本的执见,即为生死根本。所以,经中所说的实相,处处说非有,说自性不可得。本经也说: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;若见诸相非相,则见如来”。高扬此实相无相的教说,尊为“不二解脱之门”。即是说:实相非空非有,而在“寄言离执”的教意说,实相是顺於“空”的;但不要忘却“为可度众生说是毕竟空”!
  • 53. 印顺法师《中观今论》:自性,为人类普遍成见的根本错乱;空,即是超脱了这自性的倒乱错觉,现觉到一切真相。所以空是毕竟空,是超越有无而离一切戏论的空寂,即空相也不复存在,这不是常人所认为与不空相待的空。然而,既称之为空,在言说上即落於相待,也还是假名安立的。空的言外之意,在超越一切分别戏论而内证於寂灭。这唯证相应的境地,如何可以言说?所以说之为空,乃为了度脱众生,不得已即众生固有的名言而巧用之,用以洗汤一切,使达於“萧然无寄”的正觉。《智论》曾这样说:“为可度众生说是毕竟空”;《中论》青目释也说:“空亦复空,但为引导众生故以假名说”。
  • 54. 印顺法师《中观论颂讲记》【众因缘生法,我说即是空,亦为是假名,亦是中道义。未曾有一法,不从因缘生,是故一切法,无不是空者。】 .印顺文教基金会
  • 55. 印顺法师《印度佛教思想史》:三、“无自性空”,如《大智度论》卷七四(大正二五?五八一中──下)说:“不以空三昧故空,亦不以所缘外色等诸法故空。……此中说离是二边说中道,所谓诸法因缘和合生,是和合法无有一定法故空。……无自性故即是毕竟空,是毕竟空从本以来空,非佛所作,亦非馀人所作,诸佛为可度众生故,说是毕竟空相”。
  • 56. 印顺法师《空之探究》:“性空之空义,是缘起义,非作用空无事之义”,只是无有自性。空性也是无自性的,所以《中论》说:“实无不空法,何得有空法”?无自性空,是涅槃异名,在圣智通达中,脱落一切名、相、分别,是一切不可说的。《般若经》说:“一切法不可说,一切法不可说相即是空,是空(亦)不可说”。“是法不可说,佛以方便力故分别说”。不可说而不得不说,依世俗假名说,名为空(性),名为真如等,这是不能依名著相的,所以《中论》说:“空则不可说,非空不可说,共、不共叵说,但以假名说”。一切不可说,为什麼要说是“空”呢?当然是“但为引导众生故以假名说”。引导众生的意趣,如《中论》卷二(大正三0?一八下)说:“大圣说空法,为离诸见故;若复见有空,诸佛所不化”。
  • 57. 印顺法师《般若经讲记》:有人说:实相是客观真理,非佛作亦非馀人作,是般若所证的。有人说:实相为超越能所的──绝对的主观真心,即心自性。依《智论》说:“观是一边,缘是一边,离此二边说中道”。离此客观的真理与绝待的真心,纔能与实相相应。实相,在论理的说明上,是般若所证的,所以每被想像为“所”边。同时,在定慧的修持上,即心离执而契入,所以每被倒执为“能”边。其实,不落能所,更有什麼“所证”与“真心”可说!
  • 58. 印顺法师《以佛法研究佛法》:从道的实践,而达解脱的证知(五分法身),是从能证边说。从圣道的如实知见,悟入缘起与涅槃,是从所证边说。这是释尊开示正法的两大方便!其实,修圣道而能悟见缘起与寂灭,当下就是离系解脱的证知了。法是以圣道的实践为核心的,所以佛的开示,或称为“示涅槃道的胜法”(经集二三三)。
  • 59. 印顺法师《学佛三要》中,关于大乘慧学的四个方面: .印顺文教基金会
  • 60. 印顺法师《佛法概论》:归依法 .印顺文教基金会
  • 61. 《大智度论》卷43〈9 集散品〉:复次,世间三种智慧:一者、世俗巧便,博识文艺,仁智礼敬等;二者、离生智慧,所谓离欲界,乃至无所有处;三者、出世间智慧,所谓离我及我所,诸漏尽声闻、辟支佛智慧。般若波罗蜜为最殊胜,毕竟清净,无所著故,为饶益一切众生故。声闻、辟支佛智慧,虽漏尽故清净,无大慈悲,不能饶益一切故不如,何况世俗罪垢、不净、欺诳智慧!三种智慧不及是智慧故,名为般若波罗蜜。
  • 62. 《大智度论》卷43〈9 集散品〉:般若波罗蜜毕竟清净,凡夫所不乐,如蝇乐处不净,不好莲花;凡夫人虽复离欲,有吾我心,著离欲法故,不乐般若波罗蜜。声闻、辟支佛,虽欲乐般若波罗蜜,无深慈悲故,大厌世间,一心向涅槃,是故不能具足得般若波罗蜜。是般若波罗蜜,菩萨成佛时,转名“一切种智”。以是故,般若不属佛,不属声闻、辟支佛,不属凡夫,但属菩萨。
  • 63. 印顺法师《般若经讲记》:何名般若:为什麼称为般若?在这一问题中,即抉示出般若究竟指什麼?应该说:般若是实相;观慧与文字,是约某种意义而说为般若的。〔一〕如观慧,因依之深入而能现觉实相──般若,所以也称为般若。观慧是因,实相是──非果之果(见次二【脚注】),即是因得果名。又,实相不是所观的,但观慧却缘相而间接的观察他;为境而引生观慧,所以也可假说为从境──实相般若而名为般若。〔二〕至於文字,约他的能诠实相,及藉此能诠教而起观,得证实相──般若,所以也就从所诠而名为般若。
  • 64. 【关于“实相”是“观慧”的“非果之果”[1]】印顺法师《中观论颂讲记》:这二无四不的寂灭空性,总算在不可说中,假说此二无四不“名涅槃”。涅槃如此,怎麼可以有所得心,想像有苦可灭,有集可断,有真常的涅槃可证呢!上来依胜义说。然如幻众生,修如幻行,不取著一切而得身心解脱的涅槃;这涅槃即如幻如化的。在如幻如化的涅槃中,也决无自性实有的可得、可至、可断、可常、可生、可灭。
  • 65. 【关于“实相”是“观慧”的“非果之果”[2]】《阿毘达磨俱舍论》卷6〈2 分别根品〉:何缘不许诸无间道与离系果为能作因?於生不障,立能作因;无为无生,道何所作?若尔,谁果?果义如何?谓是道果;道力得故。若尔,道果应唯是得;道於得有能,非於择灭故。不尔,於得、於择灭中,道之功能有差别故。云何於得道有功能?谓能生故。云何於灭道有功能?谓能证故。由此理故。道虽非灭因而可得说择灭为道果。
  • 66. 《大智度论》卷70〈49 问相品〉:“不可称”者,“称”名智慧:般若定实相甚深极重,智慧轻薄,是故不能称。又般若多,智慧少,故不能称。又般若利益处广,未成,能与世间果报;成已,与道果报。又究竟尽知故名“称”:般若波罗蜜无能称知──若常若无常,若实若虚,若有若无。如是等“不可称”义,应当知。
  • 67. 印顺法师《般若经讲记》:般若何用:(一)从般若是实相说,〔1〕这是万化的本性──一切法毕竟空故,世出世法无不依缘而成立。〔2〕这是迷悟的根源──众生所以有迷有悟,凡夫所以有内有外,圣人所以有大有小,有究竟有不究竟,皆由对於实相的迷悟浅深而来,所以本经说:『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』。(二)从般若是观慧与实相相应慧说,可有二义:(1)证真实以脱生死:一切众生,因不见性空如实相,所以依缘起因果而成为杂染的流转。要解脱生死,必由空无我慧为方便。这观慧,或名正见,或名正观,或名正思惟,或名毘钵舍那,或名般若。从有漏的闻思修慧,引发能所不二的般若,才能离烦恼而得解脱。解脱道的观慧,唯一是空无我慧,所以说:『离三解脱门,无道无果』。(2)导万行以入智海:大乘般若的妙用,不仅为个人的生死解脱,而重在利他的万行。①一般人修布施、持戒等,只能感人天善报,不能得解脱,不能积集为成佛的资粮。②声闻行者解脱了生死,又缺乏利济众生的大行。③菩萨综合了智行与悲行,以空慧得解脱;而即以大悲为本的无所得为大方便,策导万行,普度众生,以此万行的因华,庄严无上的佛果。要般若通达法性空,方能摄导所修的大行而成佛。这二种中,证真实以脱生死,是三乘般若所共的;导万行以入智海,是菩萨般若的不共妙用。
  • 68. 【关於大乘般若的不共妙用】印顺法师《性空学探源》:“沈空滞寂” .印顺文教基金会
  • 69. 印顺法师《般若经讲记》:【〔一〕〔1〕约实相般若说,这是三乘所共证的,即属於三乘圣者。〔2〕约观慧般若说,如约解脱生死说,般若即通於三乘。所以经中说:『欲学声闻地,当应闻般若波罗蜜。欲学辟支佛地,应闻般若波罗蜜。欲学菩萨地,亦当应闻般若波罗蜜』。】【【〔二〕〔1〕但佛说般若波罗蜜经,实为教化菩萨,即属於菩萨。如本经说:『为发大乘者说,为发最上乘者说』。《解深密经》也说:第二时教『惟为发趣修大乘者说』。〔2〕不过,佛说般若,虽说但为菩萨,而也有二乘在座旁听。经说:要得二乘果,必须学般若,〔A〕这固然是三乘同入一法性,也即是解脱生死的不二门──空无我慧。〔B〕然也就是密化二乘,使他们听闻大乘胜法,久久熏习成熟,即可宣告「汝等所行是菩萨道」,而回心向大了。〔3〕所以般若是「通教三乘,但为菩萨」。】【从前,成论大乘师说:般若是通教,不够深刻;唯识大乘师说:般若但为菩萨,不够普遍。总之,照他们看,般若是不究竟,「通」又不好,「但」又不好,这可说是『般若甚深,诸多留难』!那里知道般若通教三乘,但为菩萨,深广无碍,如日正中!这所以般若於一切大乘经中,独名为大!】【般若属於菩萨,为什麼不属於佛?约般若唯一而贯彻始终说,如来当然也有般若。不过,佛说般若,重在实相慧离言发悟,策导万行。般若「以行为宗」,所以与侧重境相而严密分析,侧重果德而拟议圆融者不同。】】
  • 70. 印顺法师《般若经讲记》:金刚般若波罗蜜经,有两系解说不同:(一)、玄奘等传说:般若是能断的智慧,金刚如所断的烦恼。烦恼的微细分,到成佛方能断净,深细难断,如金刚的难於破坏一样。所以,译为「能断金刚(的)般若」。(二)、罗什下的传说:金刚比喻般若。般若能破坏一切戏论妄执,不为妄执所坏;他的坚、明、利,如金刚一样。〔1〕然金刚本有两类:一是能破一切而不为一切所坏的,一是虽坚强难破而还是可以坏的,已如前面所说。所以,或以金刚喻般若,或以金刚喻烦恼,此两说都是可通的。〔2〕不过,切实的说,应该以金刚喻般若。考无著的《金刚经论》(见次脚注【关於无著对“金刚能断”复合词的解释】)说:(一) 、如金刚杵的『初後阔,中则狭』;这是以金刚喻信行地、净心地、及如来地的智体的。(二)、金刚有遮邪显正二义,不但比喻所遣的邪行,他也是“细牢”的──“细者智因故,牢者不可坏故”,比喻坚实深细的智因──实相。(见再次脚注【关於“坚实深细的智因──实相”】)无著并没有金刚必喻烦恼的意义,所以法相学者译为“能断金刚般若”,值得怀疑!至少,这不是梵本的原始意义。
  • 71. 【关於无著对“金刚能断”复合词的解释】无著造《金刚般若论》卷1:云何立名?名金刚能断者,此名有二义相应,应知。如说入正见行、入邪见行故。金刚者,细牢故。细者,智因故;牢者,不可坏故。能断者,般若波罗蜜中,闻思修所断。如金刚断处而断故,是名金刚能断。又如画金刚形,初後阔,中则狭。如是般若波罗蜜,中狭者,谓净心地;初後阔者,谓信行地、如来地。此显示不共义也。
  • 72. 【关於“坚实深细的智因──实相”】印顺法师《以佛法研究佛法》:无明既然以心识为所依,则能得涅槃成佛的般若,当然也是有所依的,般若的所依,即是空性。般若是证悟诸法如性的智慧,有般若智才能证悟真如法性,有真如法性才能发生般若智。因此,般若智与真如法性有关。如无真如法性,则般若不能发生,没有般若,便不能得涅槃,成佛。然依唯识家说:〔1〕心识为清净杂染法的所依,如心识与无明相应,即成杂染的生死流转;如心识与般若相应,即成清净的涅槃还灭。所以说:识是染净依。〔2〕再说到空性,众生的生死流转,是因不能了解一切法的本性空寂,而在一切法的本性空寂上起分别执著,为无明所迷。圣者的涅槃解脱,因为了知一切法的如幻如化,不在一切法的本性空寂上起虚妄分别,执常执我,而由般若现证空性。所以,空性为迷悟依。由此看来,心识不但与生死,也与涅槃有间接关系;而空性不但与涅槃,与生死也有间接关系了。在一般人所承认的“无明”与“般若”中,抉择出“心识”与“空性”的二所依性。这在大乘佛教中,可说是共通的。
  • 73. 印顺法师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记》悬论 .印顺文教基金会
  • 74. 窥基《金刚般若经赞述》:“然南地有金刚仙释,科此论总为十二分者,但是此方凡情,浪作图度,不可依据也。”
  • 75. 智者大师《金刚般若经疏》:"弥勒作偈,天亲长行。释总三卷,分文十二分。一序分,二护念分,三住分,四修行分,五法身非身分,六信者分,七校量显胜分,八显性分,九利益分,十断疑分,十一不住道分,十二流通分。"
  • 76. 吉藏《金刚般若疏》:“余钻仰累年载,意谓不然,今请问之。此十二分,为出般若经文?为是婆薮论释?今所观经论,悉无斯意,盖是人情自穿凿耳。浑沌之绞络,良弊于此也。 问:作此分文,有何过失,而汝非之?答:其妨甚多,不可具载。今略题数过,以示其通塞也: 一者作此分文,则不识经之通别。所以者何?至如序分,则通序一经。如护念付属等十分,此是正说中之别段。云何取经之通文,以例正说之别段,斯则失之大矣! 又且汝云,从大千珍宝,至舍恒沙身命,名格量分。此则未识经始终,故有斯谬耳。所以者何?此中格量,凡举内外两施。外施则有三千之与恒沙。内施之中,亦有二种。一者直舍恒沙身施,二者次举日三时舍恒沙身施,此方尽格量之极。汝何故但取前三种为格量分,而不取三时舍身为格量分?是以为失。 又且,论云从法身非有为分已来,并是断疑,汝云何独取须菩提重问已去,为断疑分? 又且此经有两周之说,经论并作斯判。汝何故取前周之说以开多分,取后周之说合为一分?抑大为小患之甚也! 又流通实是大章,还依小段之例,亦所不可。其间碎分章句,爰至异言语目,于经论并秽,至文当具显之。”
  • 77. 道氤《御注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宣演》:“真谛三藏,正宗分中分四:一护念付嘱,二住,三修,四断疑,兼序、流通为六分。”
  • 78. 吉藏《金刚般若疏》:“复有人言,十二分开之,既其难解,取其易见,裁为六章。六章者:一序分,二护念付属分,三住分,四修行分,五断疑分,六流通分。此之分别,盖是学之劣者,过还同前,而患复更甚。所以者何?若言后同,是断疑分,就断疑中,不复更开。附前亦是,同非断疑,不断疑中,亦应不开。不断疑中,有种种义,既开多分。断疑之中,何因缘故取为分?若尔,涂行乞食,应是一分。若使涂行乞食,既属序分,而不开者,护念付属,属正说,亦应不开。 又元前解之与后释,都不识论文之大体。所以者何?论主直是释其难文,略其易句,云何后人见论解释,便取为科段?”
  • 79. 吉藏《金刚般若疏》:“复有人注金刚般若,开三门:从『如是我闻』至『愿乐欲闻』是因缘门,谓具此因缘,故得说般若。从『佛告应如是降伏』至『见诸相非相』,明般若体门。从『白佛颇有众生』下,明功德门。”
  • 80. 僧肇《金刚般若波罗密经注》:“此经本体,空慧为主,略存始终,凡有三章,初讫尊重弟子,明境空也,意在语境,未言于慧;第二,正名辩慧,即明慧空,但语慧空,未及行人;第三,种问以下,明菩萨空也。三章之初,其文各现,前后相似,意不同矣。四时般若,此最为初,言约义丰,幽旨难见,敢以野陋,辄为注解,述其大略,非云曲尽详析究密,请俟明识者矣。”
  • 81. 吉藏《金刚般若疏》:“有人言,开为三段,一者序说,二者正说,三者流通说。大圣说法,必有由渐,故有序说。序说既竟,正宗宜开,故有正说。非唯近益当时,亦乃远被来叶,故有流通说。”
  • 82. 智者大师《金刚般若经疏》:“弥勒作偈,天亲长行。释总三卷,分文十二分……讲说时别一途开章耳。就此一经,开为三段:序、正、流通。序为缘起,说教之前,必有由渐。分卫放光,雨华献盖等也。由渐既起,正教宜陈。缘教相感,其犹影响。故有正说。又非止近被一时,乃欲远传来际,故有流通。三段各二。序,有通有别。正说,前后二周。流通,付嘱,奉行,通序为五。”
  • 83. 吉藏《金刚般若疏》:“今谓三说开经,于理无妨。但开善之流,不识三说起尽,故复为失。所以者何?至如序文,取善吉之问,为叹请序,如来之答,始属正经,此事为谬。然一切经,若问若答,皆悉是正,云何以问为序,以答为正?大涅盘经时会献供为序,纯陀请受问难即以为正。此经涂行乞食,以之为序,善吉发问,即应是正。大品亦然,如来广现神变,以之为序,告舍利弗,即以为正。斯事易明,不应滥也。”
  • 84. 宗密《金刚般若经疏论纂要》开卷便说:“住一十八处,密示阶差;断二十七疑,潜通血脉。”“(辩教起因缘)为遮断种、现二疑故。遮未起种子之疑,断现起现行之疑。即经中答所问已,便蹑迹节节断疑,乃至经终二十七段。”
  • 85. 如明?广伸《金刚经鎞》所说:(1)断求佛行施住相疑;(2)断因果俱深难信疑;(3)断无相云何得说疑;(4)断声闻得果是取疑;(5)断释迦燃灯取说疑;(6)断严土违于不取疑;(7)断受得报身有取疑;(8)断持说未脱苦果疑;(9)断能证无体非因疑;(10)断如遍有得无得疑;(11)断住修降伏是我疑;(12)断佛因是有菩萨疑;(13)断无因则无佛法疑;(14)断无人度生严土疑;(15)断诸佛不见诸法疑;(16)断福德例心颠倒疑;(17)断无为何有相好疑;(18)断无身何以说法疑;(19)断无法如何修证疑;(20)断所说无记非因疑;(21)断平等云何度生疑;(22)断以相比知真佛疑;(23)断福果非关佛相疑;(24)断化身出现受福疑;(25)断法身化身一异疑;(26)断化身说法无福疑;(27)断入寂如何说法疑。
  • 86. 宗泐、如卺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注解》:“此经乃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所译,分三十二分者,相传为梁昭明太子所立,元译本无,又与本论科节不同,破碎经意,今不取焉。”该注用了“相传”二字,又指出“元(原)译本无,又与本论(世亲造、流支译《金刚经论》)科节不同”。
  • 87. 吴润江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义》:“此经读诵者无数,称赞者无边,造疏及注解者凡八百余家,各抒所见,缤纷庞杂;复经梁昭明太子划分为三十二分,更觉支离破碎,徒增画蛇添足之感。”
  • 88. 许添诚《金刚经持验录》:“《金刚经》先后经过六次翻译,译笔虽各有不同,而皆不将经文分章分节。梁昭明太子不会经旨,竟将之分为三十二分,违背佛意之罪甚大。因此,持诵时,分章分节所增添文句,不应诵念,直读经文即可。”
  • 89. 清?迹删鹫《金刚直说》:“按此经,古本分作三十二分,各标题目,最初作俑于梁昭明太子,现受苦报。”
  • 90. 清?性起述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悬判疏钞》“……故世亲依斯妙偈后文两句之义,列于二十七段疑文,谓之金刚释疑论,发挥本经略意之旨。其中还有微细断疑之意,总该在内,俾令来学明如指掌,易通佛意。后之昭明太子,以将此经列成三十二分,用古正今,实为破碎断疑文意。”
  • 91. 清?石成金《金刚经石注》:“此经,分三十二分,相传自梁昭明太子,但天衣无缝,割裂为繁,且如推穷四果,渐至如来政紧关,昔在然灯,何单承庄严佛土,又色见声求四句,原与下文一气潆洄,势难以刀断水。然而品节有序,读者赖以记述,今予此著,止将各分标存细字于傍,可以不必杂于经文读。”
  • 92. 清?徐发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郢说》:“昭明,萧梁太子,自幼聪颖,能通释典。别传谓是佛转世所生,有征验。持诵金刚至万遍,以其文义深奥,纡衍难明,乃就问答语气稍可断处,分之为三十二段。每段举其要目,作四字总纲标之。其分段虽未醇确,而标义扼要,非后人所及。”
  • 93. 道源法师《金刚经讲录》:“我们现在所用《金刚经》的本子是三十二分的,不分序分、正宗分。这三十二分的本子是梁武帝之子昭明太子所分,这个人也了不得,是大菩萨再来转生的。他分这三十二分的本子,还没有什么法师给他辩论说他分得不对。而且昭明太子分的三十二分简单明了,凡是念《金刚经》的人都欢喜用这三十二分的本子,所以我们现在也用这个本子。”
  • 94. 南怀瑾《金刚经说什么》:“现在金刚经讲到第十七品了,梁昭明太子下了功夫研究,把它分成三十二品,现在已经讲完第十六品,刚好是一半。一半就是半斤,半斤就是八两,二八就是十六了,一半一半。这一半讲完了,下面还有十六品,另起炉灶,这个分类是有一个道理的,不能不注意;这不像我们现在写书,高兴写到那里,拿个数字随便来标一下就算了,这里研究的,同易经数理的哲学,有著密切的关系。所以现在第十七品,回转来,又是一个新的起头。”
  • 95. 无著造,达摩笈多译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论》:“经言『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!云何菩萨发菩提心住修行』等,何故复发起此初时问也?将入证道菩萨,自见得胜处,作是念:我如是住,如是修行,如是降伏心,我灭度众生,为对治此故,须菩提问:『当于彼时,如所应住,如所修行,如所应降伏心』,及世尊答『当生如是心』等。又经言『须菩提!若菩萨有众生』等者,为显我执取,或随眠故。若言我正行菩萨乘,此为我取,对治彼故。经言『须菩提!实无有法名为菩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』者。”
  • 96. 如观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笔记》:“此别明降伏之文。智者云。此文二周重说。或为後来。或为钝根。中峯云。空生复理最初之问。世尊亦如前答。空生意谓应住已明。别有降心之法。故重问发菩提心。云何应住降伏。佛亦知空生意。将前总答降伏之文。而发明之。不过换汤不换药耳。何者。布施不住相。即度生无我。度生无我。即布施不住相。初非两事。答云。发菩提心。起度生心。灭度无量众生。即利他之心也。如是度尽众生。不见有生可度。即降心无我。”
  • 97. 元贤《金刚略疏》:“此问据圭峰疏以为住修降伏是我疑。於义亦通。但空生问辞。与前不异。且详佛答意。亦与前不异。今强於不异中求异。穿凿甚矣。近代诸师。多谓前问人空。後问法空。愚谓此经前明法空。已不啻三令五申。空生岂容再问耶。惟天台疏以为是重问重说。大般若经中已有此例。故今依之。学者不必强解。”
  • 98. 印顺法师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记》 .《妙云集》之《般若经讲记》
  • 99. 印顺法师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记》科判表 .觉风讲堂
  • 100. 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(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)如是我闻:一时,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,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。
  • 101. 尔时、世尊,食时,著衣持钵,入舍卫大城乞食。於其城中次第乞已,还至本处。饭食讫,收衣钵。洗足已,敷座而坐。
  • 102. 时长老须菩提,在大众中,即从座起,偏袒右肩,右膝著地,合掌恭敬而白佛言:『希有世尊!如来善护念诸菩萨,善付嘱诸菩萨。世尊,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应云何住?云何降伏其心』?
  • 103. 佛言:『善哉!善哉!须菩提,如汝所说「如来善护念诸菩萨,善付嘱诸菩萨」。汝今谛听,当为汝说。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应如是住,如是降伏其心』。『唯然,世尊,愿乐欲闻』。
  • 104. 佛告须菩提:『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:所有一切众生之类──若卵生,若胎生,若溼生,若化生;若有色,若无色;若有想,若无想,若非有想非无想,我皆令入无馀涅槃而灭度之。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,实无众生得灭度者。何以故?须菩提,若菩萨有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,即非菩萨。
  • 105. 复次,须菩提。菩萨於法应无所住行於布施,所谓不住色布施,不住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布施。须菩提,菩萨应如是布施,不住於相。何以故?若菩萨不住相布施,其福德不可思量。须菩提,於意云何?东方虚空可思量不』?『不也,世尊』。『须菩提,南、西、北方、四维、上、下虚空可思量不』?『不也,世尊』。『须菩提,菩萨无住相布施,福德亦复如是不可思量。须菩提,菩萨但应如所教住。
  • 106. 须菩提,於意云何?可以身相见如来不』?『不也,世尊。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。何以故?如来所说身相,即非身相』。佛告须菩提:『凡所有相皆是虚妄;若见诸相非相,则见如来』。
  • 107. 须菩提白佛言:『世尊,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,生实信不』?
  • 108. 佛告须菩提:『莫作是说。如来灭後後五百岁,有持戒修福者,於此章句能生信心,以此为实。
  • 109. 当知是人,不於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,已於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。
  • 110. 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,须菩提,如来悉知悉见;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。
  • 111. 何以故?是诸众生无复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,无法相,亦无非法相。何以故?是诸众生,若心取相,则为著我、人、众生、寿者。若取法相,即著我、人、众生、寿者。何以故?若取非法相,即著我、人、众生、寿者。是故不应取法,不应取非法。以是义故,如来常说:「汝等比丘!知我说法如筏喻者,法尚应舍,何况非法」!
  • 112. 须菩提,於意云何?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?如来有所说法耶』?须菩提言:『如我解佛所说义,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。何以故?如来所说法,皆不可取、不可说,非法非非法。所以者何?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。
  • 113. 须菩提,於意云何?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,是人所得福德宁为多不』?须菩提言:『甚多,世尊!何以故?是福德,即非福德性,是故如来说福德多』。『若复有人於此经中,受持乃至四句偈等,为他人说,其福胜彼。何以故?须菩提,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,皆从此经出。须菩提,所谓佛法者,即非佛法。
  • 114. 须菩提,於意云何?须陀洹能作是念:我得须陀洹果不』?须菩提言:『不也,世尊。何以故?须陀洹名为入流,而无所入,不入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,是名须陀洹』。
  • 115. 『须菩提,於意云何?斯陀含能作是念:我得斯陀含果不』?须菩提言:『不也,世尊。何以故?斯陀含名一往来,而实无往来,是名斯陀含』。
  • 116. 『须菩提,於意云何?阿那含能作是念:我得阿那含果不』?须菩提言:『不也,世尊。何以故?阿那含名为不来,而实无不来,是故名阿那含』。
  • 117. 『须菩提,於意云何?阿罗汉能作是念:我得阿罗汉道不』?须菩提言:『不也,世尊。何以故?实无有法名阿罗汉。世尊,若阿罗汉作是念:我得阿罗汉道,即为著我、人、众生、寿者。世尊,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,是第一离欲阿罗汉。我不作是念:我是离欲阿罗汉。世尊,我若作是念:我得阿罗汉道,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。以须菩提实无所行,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』。
  • 118. 佛告须菩提:『於意云何?如来昔在然灯佛所,於法有所得不』?『不也,世尊。如来在然灯佛所,於法实无所得』。
  • 119. 『须菩提,於意云何?菩萨庄严佛土不』?『不也,世尊。何以故?庄严佛土者,则非庄严,是名庄严』。『是故须菩提,诸菩萨摩诃萨,应如是生清净心,不应住色生心,不应住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生心,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。
  • 120. 须菩提,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,於意云何?是身为大不』?须菩提言:『甚大,世尊。何以故?佛说非身,是名大身』。
  • 121. 『须菩提,如恒河中所有沙数,如是沙等恒河,於意云何?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』?须菩提言:『甚多,世尊。但诸恒河尚多无数,何况其沙』?『须菩提,我今实言告汝: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,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,以用布施,得福多不』?须菩提言:『甚多,世尊』。佛告须菩提:『若善男子善女人,於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,为他人说,而此福德胜前福德。复次,须菩提。随说是经乃至四句偈等,当知此处一切世间天、人、阿修罗皆应供养如佛塔庙,何况有人尽能受持、读诵。须菩提,当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!若是经典所在之处,则为有佛,若尊重弟子』。
  • 122. 尔时,须菩提白佛言:『世尊,当何名此经,我等云何奉持』?
  • 123. 佛告须菩提:『是经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,以是名字,汝当奉持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佛说般若波罗蜜,则非般若波罗蜜。须菩提,於意云何?如来有所说法不』?须菩提白佛言:『世尊,如来无所说』。
  • 124. 『须菩提,於意云何?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,是为多不』?须菩提言:『甚多,世尊』!『须菩提,诸微尘,如来说非微尘,是名微尘。如来说世界,非世界,是名世界。
  • 125. 须菩提,於意云何?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不』?『不也,世尊。不可以三十二相得见如来,何以故?如来说三十二相,即是非相,是名三十二相』。
  • 126. 『须菩提,若有善男子善女人,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;若复有人,於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,为他人说,其福甚多』!
  • 127. 尔时,须菩提闻说是经,深解义趣,涕泪悲泣而白佛言:『希有世尊!佛说如是甚深经典,我从昔来所得慧眼,未曾得闻如是之经!
  • 128. 世尊,若复有人得闻是经,信心清净,则生实相,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。世尊,是实相者,则是非相,是故如来说名实相。世尊,我今得闻如是经典,信解受持,不足为难。若当来世後五百岁,其有众生得闻是经,信解受持,是人则为第一希有!何以故?此人无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。所以者何?我相即是非相,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即是非相。何以故?离一切诸相,则名诸佛』。
  • 129. 佛告须菩提:『如是!如是!若复有人得闻是经,不惊、不怖、不畏,当知是人甚为希有!何以故?须菩提,如来说第一波罗蜜,非第一波罗蜜,是名第一波罗蜜。
  • 130. 须菩提,忍辱波罗蜜,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。何以故?须菩提,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,我於尔时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。何以故?我於往昔节节支解时,若有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,应生瞋恨。须菩提,又念过去於五百世作忍辱仙人,於尔所世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。是故须菩提,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。不应住色生心,不应住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生心,应生无所住心。若心有住,则为非住,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。须菩提,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,应如是布施。如来说一切诸相,即是非相。又说一切众生,则非众生。
  • 131. 须菩提,如来是真语者,实语者,如语者,不诳语者,不异语者。须菩提,如来所得法,此法无实无虚。须菩提,若菩萨心住於法而行布施,如人入闇,则无所见;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,如人有目,日光明照,见种种色。
  • 132. 须菩提,当来之世,若有善男子善女人,能於此经受持、读诵,则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,悉见是人,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。须菩提,若有善男子善女人,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,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布施,後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,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;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,其福胜彼,何况书写、受持、读诵、为人解说。
  • 133. 须菩提,以要言之,是经有不可思议、不可称量、无边功德!如来为发大乘者说,为发最上乘者说。若有人能受持、读诵、广为人说,如来悉知是人、悉见是人,皆得成就不可量、不可称、无有边、不可思议功德。如是人等,则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何以故?须菩提。若乐小法者,著我见、人见、众生见、寿者见,则於此经不能听受、读诵、为人解说。
  • 134. 须菩提,在在处处若有此经,一切世间天、人、阿修罗所应供养;当知此处则为是塔,皆应恭敬作礼围绕,以诸华香而散其处。
  • 135. 复次、须菩提。善男子善女人,受持、读诵此经,若为人轻贱,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,以今世人轻贱故,先世罪业则为消灭,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  • 136. 须菩提,我念过去无量阿僧祇劫,於然灯佛前,得值八百四千万亿那由他诸佛,悉皆供养承事,无空过者。若复有人於後末世,能受持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,於我所供养诸佛功德,百分不及一,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。
  • 137. 须菩提,若善男子善女人,於後末世,有受持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,我若具说者,或有人闻,心则狂乱,狐疑不信。须菩提,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,果报亦不可思议』!
  • 138. 尔时,须菩提白佛言:『世尊,善男子善女人,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云何应住?云何降伏其心』?
  • 139. 佛告须菩提:『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,当生如是心:我应灭度一切众生,灭度一切众生已,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。何以故?须菩提,若菩萨有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,则非菩萨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。
  • 140. 须菩提,於意云何?如来於然灯佛所,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』?『不也,世尊。如我解佛所说义,佛於然灯佛所,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』。佛言:『如是!如是!须菩提,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须菩提,若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,然灯佛则不与我授记:「汝於来世当得作佛,号释迦牟尼」。以实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是故然灯佛与我授记,作是言:「汝於来世当得作佛,号释迦牟尼」。何以故?如来者,即诸法如义。若有人言: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须菩提,实无有法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须菩提,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於是中无实无虚,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。须菩提,所言一切法者,即非一切法,是故名一切法。
  • 141. 须菩提,譬如人身长大』。须菩提言:『世尊,如来说人身长大,则为非大身,是名大身』。
  • 142. 『须菩提,菩萨亦如是。若作是言:我当灭度无量众生,则不名菩萨。何以故?须菩提,实无有法名为菩萨。是故佛说:一切法无我、无人、无众生、无寿者。
  • 143. 须菩提,若菩萨作是言:我当庄严佛土,是不名菩萨。何以故?如来说庄严佛土者,即非庄严,是名庄严。须菩提,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,如来说名真是菩萨。
  • 144. 须菩提,於意云何?如来有肉眼不』?『如是,世尊,如来有肉眼』。『须菩提,於意云何?如来有天眼不』?『如是,世尊,如来有天眼』。『须菩提,於意云何?如来有慧眼不』?『如是,世尊,如来有慧眼』。『须菩提,於意云何?如来有法眼不』?『如是,世尊,如来有法眼』。『须菩提,於意云何?如来有佛眼不』?『如是,世尊,如来有佛眼』。『须菩提,於意云何?如恒河中所有沙,佛说是沙不』?『如是,世尊,如来说是沙』。『须菩提,於意云何?如一恒河中所有沙,有如是沙等恒河,是诸恒河所有沙数佛世界,如是宁为多不』?『甚多!世尊』!佛告须菩提:『尔所国土中所有众生若干种心,如来悉知。何以故?如来说诸心,皆为非心,是名为心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过去心不可得,现在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。
  • 145. 须菩提,於意云何?若有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,是人以是因缘,得福多不』?『如是,世尊,此人以是因缘,得福甚多』。『须菩提,若福德有实,如来不说得福德多;以福德无故,如来说得福德多。
  • 146. 须菩提,於意云何?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』?『不也,世尊。如来不应以具足色身见。何以故?如来说具足色身,即非具足色身,是名具足色身』。『须菩提,於意云何?如来可以具足诸相见不』?『不也,世尊。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,何以故?如来说诸相具足,即非具足,是名诸相具足』。
  • 147. 『须菩提,汝勿谓如来作是念:我当有所说法。莫作是念!何以故?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,即为谤佛,不能解我所说故。须菩提,说法者,无法可说,是名说法』。
  • 148. 尔时,慧命须菩提白佛言:『世尊,颇有众生於未来世闻说是法,生信心不』?佛言:『须菩提,彼非众生,非不众生。何以故?须菩提,众生众生者,如来说非众生,是名众生』。
  • 149. 须菩提白佛言:『世尊,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为无所得耶』?佛言:『如是!如是!须菩提,我於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乃至无有少法可得,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复次,须菩提。是法平等,无有高下,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以无我、无人、无众生、无寿者,修一切善法,则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须菩提,所言善法者,如来说即非善法,是名善法。
  • 150. 须菩提,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,如是等七宝聚,有人持用布施。若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乃至四句偈等,受持、读诵,为他人说,於前福德百分不及一,百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。
  • 151. 须菩提,於意云何?汝等勿谓如来作是念:我当度众生。须菩提,莫作是念。何以故?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。若有众生如来度者,如来则有我、人、众生、寿者。须菩提,如来说有我者,则非有我,而凡夫之人以为有我。须菩提,凡夫者,如来说即非凡夫。
  • 152. 须菩提,於意云何?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不』?须菩提言:『如是!如是!以三十二相观如来』。佛言:『须菩提,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,转轮圣王则是如来』。须菩提白佛言:『世尊!如我解佛所说义,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』。尔时,世尊而说偈言:若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见如来。『须菩提,汝若作是念,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;须菩提,莫作是念: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须菩提,汝若作是念,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,说诸法断灭。莫作是念。何以故?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,於法不说断灭相。
  • 153. 须菩提,若菩萨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持用布施,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於忍,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。何以故?须菩提,以诸菩萨不受福德故』。须菩提白佛言:『世尊,云何菩萨不受福德』?『须菩提,菩萨所作福德,不应贪著,是故说不受福德。
  • 154. 须菩提,若有人言:如来若来、若去、若坐、若卧,是人不解我所说义。何以故?如来者,无所从来,亦无所去,故名如来。
  • 155. 须菩提,若善男子善女人,以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,於意云何?是微尘众宁为多不』?须菩提言:『甚多,世尊。何以故?若是微尘众实有者,佛则不说是微尘众。所以者何?佛说微尘众,即非微尘众,是名微尘众。
  • 156. 世尊,如来所说三千大千世界,即非世界,是名世界。何以故?若世界实有者,则是一合相。如来说一合相,则非一合相,是名一合相』。『须菩提,一合相者,则是不可说,但凡夫之人贪著其事。
  • 157. 须菩提,若人言佛说我见、人见、众生见、寿者见,须菩提,於意云何?是人解我所说义不』?『不也,世尊。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。何以故?世尊说我见、人见、众生见、寿者见,即非我见、人见、众生见、寿者见,是名我见、人见、众生见、寿者见』。
  • 158. 『须菩提,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,於一切法,应如是知,如是见,如是信解,不生法相。须菩提,所言法相者,如来说即非法相,是名法相。
  • 159. 须菩提,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祇世界七宝持用布施,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提心者,持於此经,乃至四句偈等,受持、读诵,为人演说,其福胜彼。云何为人演说,不取於相,如如不动。
  • 160. 何以故?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』。
  • 161. 佛说是经已,长老须菩提,及诸比丘,比丘尼,优婆塞,优婆夷,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,闻佛所说,皆大欢喜,信受奉行。
  • 162. 《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》(唐三藏法师玄奘译)如是我闻:一时薄伽梵在室罗筏,住逝多林给孤独园,与大苾刍众千二百五十人俱。
  • 163. 尔时、世尊于日初分,整理常服,执持衣钵,入室罗筏大城乞食。时薄伽梵于其城中行乞食已,出还本处。饭食讫,收衣钵,洗足已。于食后时,敷如常座,结跏趺坐。端身正愿,住对面念。
  • 164. 时诸苾刍来诣佛所。到已,顶礼世尊双足,右绕三匝,退坐一面。具寿善现亦于如是众会中坐。尔时、众中具寿善现从座而起,偏袒一肩,右膝著地,合掌恭敬而白佛言:
  • 165. 『希有世尊!乃至如来应正等觉能以最胜摄受、摄受诸菩萨摩诃萨,乃至如来应正等觉能以最胜付嘱、付嘱诸菩萨摩诃萨。』
  • 166. 『世尊!诸有发趣菩萨乘者,应云何住?云何修行?云何摄伏其心?』
  • 167. 作是语已,尔时世尊告具寿善现曰:『善哉!善哉!善现!如是!如是。如汝所说「乃至如来应正等觉能以最胜摄受、摄受诸菩萨摩诃萨,乃至如来应正等觉能以最胜付嘱,付嘱诸菩萨摩诃萨」。是故善现,汝应谛听,极善作意、吾当为汝分别解说。诸有发趣菩萨乘者,应如是住、如是修行、如是摄伏其心。』
  • 168. 具寿善现白佛言:『如是、世尊!愿乐欲闻!』
  • 169. 佛言:『善现!诸有发趣菩萨乘者,应当发起如是之心:所有诸有情有情摄所摄,若卵生、若胎生、若湿生、若化生,若有色、若无色,若有想、若无想,若非有想非无想,乃至有情界施设所施设如是一切;』
  • 170. 『我当皆令于无余依妙涅槃界而般涅槃!』
  • 171. 『虽度如是无量有情令灭度已,而无有情得灭度者。何以故?善现!若诸菩萨摩诃萨有情想转,不应说名菩萨摩诃萨。』
  • 172. 『所以者何?善现!若诸菩萨摩诃萨,不应说言有情想转,如是命者想、士夫想、补特伽罗想、意生想、摩纳婆想、作者想、受者想转,当知亦尔。何以故?善现!无有少法名为发趣菩萨乘者。』
  • 173. 『复次善现,菩萨摩诃萨,不住于事应行布施,都无所住应行布施,不住于色应行布施,不住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应行布施。
  • 174. 『善现!如是菩萨摩诃萨,如不住相想,应行布施。』
  • 175. 『何以故?善现!若菩萨摩诃萨,都无所住而行布施,其福德聚不可取量。』
  • 176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东方虚空可取量不?』善现答言:『不也!世尊!』『善现!如是南、西、北方、四维、上、下、周遍十方一切世界虚空可取量不?』善现答言:『不也!世尊!』
  • 177. 佛言:『善现!如是、如是,若菩萨摩诃萨都无所住而行布施,其福德聚不可取量,亦复如是。』
  • 178. 『善现!菩萨如是如不住相想,应行布施。』
  • 179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可以诸相具足观如来不?』善现答言:『不也!世尊!不应以诸相具足观于如来。何以故?如来说诸相具足,即非诸相具足。』说是语已,佛复告具寿善现言:『善现!乃至诸相具足皆是虚妄,乃至非相具足皆非虚妄;如是以相非相,应观如来!』
  • 180. 说是语已,具寿善现复白佛言:『世尊!颇有有情,于当来世后时后分后五百岁、正法将灭时分转时,闻说如是色经典句,生实想不?』佛告善现:『勿作是说颇有有情,于当来世后时后分后五百岁、正法将灭时分转时,闻说如是色经典句生实想不。然复善现,有菩萨摩诃萨,于当来世后时后分后五百岁、正法将灭时分转时,具足尸罗、具德、具慧。复次、善现!彼菩萨摩诃萨非于一佛所承事供养,非于一佛所种诸善根;然复善现,彼菩萨摩诃萨于其非一百千佛所承事供养,于其非一百千佛所种诸善根,乃能闻说如是色经典句,当得一净信心。善现!如来以其佛智悉已知彼,如来以其佛眼悉已见彼。善现!如来悉已觉彼一切有情,当生无量无数福聚,当摄无量无数福聚。何以故?善现!彼菩萨摩诃萨,无我想转,无有情想、无命者想、无士夫想、无补特伽罗想、无意生想、无摩纳婆想、无作者想、无受者想转。善现!彼菩萨摩诃萨,无法想转,无非法想转;无想转,亦无非想转。所以者何?善现!若菩萨摩诃萨有法想转,彼即应有我执、有情执、命者执、补特伽罗等执:若有非法想转,彼亦应有我执、有情执、命者执、补特伽罗等执。何以故?善现!不应取法,不应取非法。是故如来密意而说筏喻法门:诸有智者,法尚应断,何况非法!』
  • 181. 佛复告具寿善现言:『善现!于汝意云何?颇有少法、如来应正等觉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?颇有少法、如来应正等觉是所说耶?』善现答言:『世尊!如我解佛所说义者,无有少法、如来应正等觉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;亦无有少法、是如来应正等觉所说。何以故?世尊!如来应正等觉所证、所说、所思惟法,皆不可取,不可宣说,非法、非非法。何以故?以诸贤圣补特伽罗,皆是无为之所显故。』
  • 182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若善男子或善女人,以此三千大千世界盛满七宝、持用布施,是善男子或善女人,由此因缘所生福聚宁为多不?』善现答言:『甚多,世尊!甚多,善逝。是善男子或善女人,由此因缘所生福聚,其量甚多。何以故?世尊!福德聚福德聚者,如来说为非福德聚,是故如来说名福德聚福德聚。』佛复告善现言:『善现!若善男子或善女人,以此三千大千世界盛满七宝、持用布施,若善男子或善女人,于此法门乃至四句伽陀,受持、读诵、究竟通利,及广为他宣说开示、如理作意,由是因缘所生福聚,甚多于前无量无数。何以故?一切如来应正等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从此经出,诸佛世尊皆从此经生。所以者何?善现!诸佛法诸佛法者,如来说为非诸佛法,是故如来说名诸佛法诸佛法。』
  • 183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诸预流者颇作是念,我能证得预流果不?』善现答言:『不也!世尊!诸预流者不作是念,我能证得预流之果。何以故?世尊!诸预流者,无少所预,故名预流;不预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,故名预流。世尊!若预流者作如是念,我能证得预流之果,即为执我、有情、命者、士夫、补特伽罗等。』
  • 184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诸一来者颇作是念,我能证得一来果不?』善现答言:『不也!世尊!诸一来者不作是念,我能证得一来之果。何以故?世尊!以无少法证一来性,故名一来。』
  • 185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诸不还者颇作是念,我能证得不还果不?』善现答言:『不也,世尊!诸不还者不作是念,我能证得不还之果。何以故?世尊!以无少法证不还性,故名不还。』
  • 186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诸阿罗汉颇作是念,我能证得阿罗汉不?』善现答言:『不也,世尊!诸阿罗汉不作是念,我能证得阿罗汉性。何以故?世尊!以无少法名阿罗汉,由是因缘名阿罗汉。世尊!若阿罗汉作如是念,我能证得阿罗汉性,即为执我、有情、命者、士夫、补特伽罗等。所以者何?世尊!如来应正等觉说我得无诤住、最为第一。世尊!我虽是阿罗汉永离贪欲,而我未曾作如是念,我得阿罗汉永离贪欲。世尊!我若作如是念,我得阿罗汉永离贪欲者,如来不应记说我言:「善现善男子得无诤住最为第一。」以都无所住,是故如来说名无诤住无诤住。』
  • 187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如来昔在然灯如来应正等觉所,颇于少法有所取不?』善现答言:『不也,世尊!如来昔在然灯如来应正等觉所,都无少法而有所取。』
  • 188. 佛告善现:『若有菩萨作如是言:「我当成办佛土功德庄严」,如是菩萨非真实语。何以故?善现!佛土功德庄严、佛土功德庄严者,如来说非庄严,是故如来说名佛土功德庄严、佛土功德庄严。是故善现!菩萨如是都无所住应生其心:不住于色应生其心,不住非色应生其心,不住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应生其心,不住非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应生其心,都无所住应生其心。』佛告善现:『如有士夫具身大身,其色自体假使譬如妙高山王。善现!于汝意云何?彼之自体为广大不?』善现答言:『彼之自体广大,世尊!广大,善逝!何以故?世尊!彼之自体,如来说非彼体,故名自体。非以彼体,故名自体。』
  • 189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乃至殑伽河中所有沙数,假使有如是沙等殑伽河,是诸殑伽河沙,宁为多不?』善现答言:『甚多,世尊!甚多,善逝!诸殑伽河尚多无数,何况其沙!』佛言善现:『吾今告汝,开觉于汝:假使若善男子或善女人,以妙七宝,盛满尔所殑伽河沙等世界奉施如来应正等觉;善现!于汝意云何?是善男子或善女人,由此因缘所生福聚宁为多不?』善现答言:『甚多,世尊!甚多,善逝!是善男子或善女人,由此因缘所生福聚,其量甚多。』佛复告善现:『若以七宝、盛满尔所沙等世界奉施如来应正等觉。若善男子或善女人,于此法门乃至四句伽陀,受持、读诵、究竟通利、及广为他宣说开示、如理作意,由此因缘所生福聚,甚多于前无量无数。』
  • 190. 『复次善现!若地方所,于此法门,乃至为他宣说开示四句伽陀,此地方所,尚为世间诸天及人、阿素洛等之所供养,如佛灵庙。何况有能于此法门,具足究竟书写、受持、读诵、究竟通利、及广为他宣说开示、如理作意?如是有情,成就最胜希有功德。此地方所,大师所住,或随一一尊重处所,若诸有智同梵行者。』
  • 191. 说是语已,具寿善现复白佛言:『世尊!当何名此法门?我当云何奉持?』作是语已,佛告善现言:『具寿!今此法门,名为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;如是名字,汝当奉持。何以故?善现!如是般若波罗蜜多,如来说为非般若波罗蜜多;是故如来说名般若波罗蜜多。』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颇有少法,如来可说不?』善现答言:『不也,世尊!无有少法,如来可说。』
  • 192. 佛告善现:『乃至三千大千世界大地微尘,宁为多不?』善现答言:『此地微尘,甚多,世尊!甚多,善逝!』佛言:『善现!大地微尘,如来说非微尘,是故如来说名大地微尘。诸世界,如来说非世界,是故如来说名世界。』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应以三十二大士夫相,观于如来应正等觉不?』善现答言:『不也,世尊!不应以三十二大士夫相,观于如来应正等觉。何以故?世尊!三十二大士夫相,如来说为非相,是故如来说名三十二大士夫相。』
  • 193. 佛复告善现言:『假使若有善男子或善女人,于日日分、舍施殑伽河沙等自体,如是经殑伽河沙等劫数舍施自体;复有善男子或善女人,于此法门乃至四句伽陀,受持、读诵、究竟通利,及广为他宣说开示、如理作意;由是因缘所生福聚,甚多于前无量无数。』
  • 194. 尔时、具寿善现,闻法威力,悲泣堕泪,俯仰扪泪而白佛言:『甚奇希有,世尊!最极希有,善逝!如来今者所说法门,普为发趣最上乘者,作诸义利,普为发趣最胜乘者、作诸义利。世尊!我昔生智以来,未曾得闻如是法门。世尊!若诸有情,闻说如是甚深经典、生真实想,当知成就最胜希有。何以故?世尊!诸真实想、真实想者,如来说为非想,是故如来说名真实想、真实想。世尊!我今闻说如是法门,领悟信解,未为希有。若诸有情,于当来世后时后分后五百岁,正法将灭时分转时,当于如是甚深法门,领悟信解、受持、读诵、究竟通利及广为他宣说开示、如理作意,当知成就最胜希有。何以故?世尊!彼诸有情无我想转,无有情想、无命者想、无士夫想、无补特伽罗想、无意生想、无摩纳婆想、无作者想、无受者想转。所以者何?世尊!诸我想、即是非想,诸有情想、命者想、士夫想、补特伽罗想、意生想、摩纳婆想、作者想、受者想、即是非想;何以故?诸佛世尊离一切想。』
  • 195. 作是语已,尔时世尊告具寿善现言:『如是,如是,善现!若诸有情,闻说如是甚深经典,不惊不惧无有怖畏,当知成就最胜希有。何以故?善现!如来说最胜波罗蜜多,谓般若波罗蜜多。善现!如来所说最胜波罗蜜多,无量诸佛世尊所共宣说,故名最胜波罗蜜多。如来说最胜波罗蜜多,即非波罗蜜多,是故如来说名最胜波罗蜜多。』
  • 196. 『复次,善现!如来说忍辱波罗蜜多,即非波罗蜜多,是故如来说名忍辱波罗蜜多。何以故?善现!我昔过去世、曾为羯利王断肢节肉,我于尔时都无我想、或有情想、或命者想、或士夫想、或补特伽罗想、或意生想、或摩纳婆想、或作者想、或受者想,我于尔时都无有想;亦非无想。何以故?善现!我于尔时若有我想,即于尔时应有恚想;我于尔时若有有情想、命者想、士夫想、补特伽罗想、意生想、摩纳婆想、作者想、受者想,即于尔时应有恚想。何以故?善现!我忆过去五百生中,曾为自号忍辱仙人,我于尔时都无我想、无有情想、无命者想、无士夫想、无补特伽罗想、无意生想、无摩纳婆想、无作者想、无受者想,我于尔时都无有想;亦非无想。是故善现!菩萨摩诃萨,远离一切想,应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。不住于色应生其心,不住非色应生其心;不住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应生其心,不住非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应生其心,都无所住应生其心。何以故?善现!诸有所住则为非住,是故如来说诸菩萨应无所住而行布施;不应住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而行布施。复次、善现!菩萨摩诃萨、为诸有情作义利故,应当如是弃舍布施。何以故?善现!诸有情想,即是非想;一切有情,如来即说为非有情。』
  • 197. 『善现!如来是实语者、谛语者、如语者、不异语者。复次、善现!如来现前等所证法,或所说法、或所思法,即于其中非谛非妄。』
  • 198. 善现!譬如士夫,入于闇室,都无所见。当知菩萨若堕于事,谓堕于事而行布施,亦复如是。善现!譬如明眼士夫,过夜晓已日光出时,见种种色。当知菩萨不堕于事,谓不堕事而行布施,亦复如是。』
  • 199. 『复次、善现!若善男子或善女人,于此法门,受持、读诵、究竟通利及广为他宣说开示、如理作意,则为如来以其佛智悉知是人,则为如来以其佛眼悉见是人,则为如来悉觉是人。如是有情,一切当生无量福聚。』
  • 200. 『复次、善现!假使善男子或善女人,日初时分、以殑伽河沙等自体布施,日中时分、复以殑伽河沙等自体布施,日后时分、亦以殑伽河沙等自体布施;由此法门,经于俱胝那庾多百千劫以自体布施。若有闻说如是法门,不生诽谤,由此因缘所生福聚,尚多于前无量无数。何况能于如是法门,具足毕竟书写、受持、读诵、究竟通利及广为他宣说开示、如理作意!』
  • 201. 『复次、善现!如是法门,不可思议,不可称量;应当希冀不可思议所感异熟。善现!如来宣说如是法门,为欲饶益趣最上乘诸有情故,为欲饶益趣最胜乘诸有情故。』
  • 202. 『善现!若有于此法门,受持、读诵、究竟通利及广为他宣说开示、如理作意,即为如来以其佛智悉知是人,即为如来以其佛眼悉见是人,则为如来悉觉是人。如是有情,一切成就无量福聚;皆当成就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福聚。』
  • 203. 『善现!如是一切有情,其肩荷担如来无上正等菩提。何以故?善现!如是法门,非诸下劣信解有情所能听闻,非诸我见、非诸有情见、非诸命者见、非诸士夫见、非诸补特伽罗见、非诸意生见、非诸摩纳婆见、非诸作者见、非诸受者见、所能听闻;此等若能受持、读诵、究竟通利及广为他宣说开示、如理作意,无有是处。复次、善现!若地方所,闻此经典,此地方所、当为世间诸天及人、阿素洛等之所供养、礼敬右绕,如佛灵庙。』
  • 204. 『复次、善现!若善男子或善女人,于此经典,受持、读诵、究竟通利及广为他宣说开示、如理作意,若遭轻毁、极遭轻毁。所以者何?善现!是诸有情,宿生所造诸不净业,应感恶趣;以现法中遭轻毁故,宿生所造诸不净业,皆悉消尽,当得无上正等菩提。』
  • 205. 『何以故?善现!我忆过去于无数劫,复过无数,于然灯如来应正等觉,先复过去曾值八十四俱胝那庾多百千诸佛,我皆承事,既承事已皆无违犯。善现!我于如是诸佛世尊皆得承事,既承事已皆无违犯。若诸有情后时后分后五百岁、正法将灭时分转时,于此经典,受持、读诵、究竟通利及广为他宣说开示、如理作意,善现!我先福聚,于此福聚、百分计之所不能及,如是千分、若百千分、若俱胝百千分、若俱胝那庾多百千分、若数分、若计分、若算分、若喻分、若邬波尼杀昙分,亦不能及。』
  • 206. 『善现!我若具说,当于尔时是善男子或善女人所生福聚,乃至是善男子或善女人所摄福聚,有诸有情则便迷闷,心或狂乱。是故善现!如来宣说如是法门,不可思议、不可称量,应当希冀不可思议所感异熟。』
  • 207. 尔时、具寿善现复白佛言:『世尊!诸有发趣菩萨乘者,应云何住?云何修行?云何摄伏其心?』佛告善现:『诸有发趣菩萨乘者,应当发起如是之心:我当皆令一切有情,于无余依妙涅槃界而般涅槃,虽度如是一切有情令灭度已,而无有情得灭度者。何以故?善现!若诸菩萨摩诃萨有情想转,不应说名菩萨摩诃萨。所以者何?若诸菩萨摩诃萨,不应说言有情想转,如是命者想、士夫想、补特伽罗想、意生想、摩纳婆想、作者想、受者想转,当知亦尔。何以故?善现!无有少法,名为发趣菩萨乘者。』
  • 208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如来昔于然灯如来应正等觉所,颇有少法能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?』作是语已。具寿善现白佛言:『世尊!如我解佛所说义者,如来昔于然灯如来应正等觉所,无有少法,能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』说是语已,佛告具寿善现言:『如是!如是!善现!如来昔于然灯如来应正等觉所,无有少法,能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何以故?善现!如来昔于然灯如来应正等觉所,若有少法能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,然灯如来应正等觉不应授我记言:「汝摩纳婆,于当来世名释迦牟尼如来应正等觉。」善现!以如来无有少法能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是故然灯如来应正等觉授我记言:「汝摩纳婆,于当来世名释迦牟尼如来应正等觉。」所以者何?善现!言如来者,即是真实、真如增语;言如来者,即是无生、法性增语;言如来者,即是永断道路增语;言如来者,即是毕竟不生增语。何以故?善现!若实无生,即最胜义。善现!若如是说:如来应正等觉能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,当知此言为不真实。所以者何?善现!由彼谤我起不实执,何以故?善现!无有少法,如来应正等觉能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善现!如来现前等所证法,或所说法,或所思法,即于其中非谛非妄。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。善现!一切法一切法者,如来说非一切法,是故如来说名一切法一切法。』
  • 209. 佛告善现:『譬如士夫、具身大身。』具寿善现即白佛言:『世尊!如来所说士夫具身大身,如来说为非身,是故说名具身大身。』佛言善现:『如是,如是。若诸菩萨作如是言:「我当灭度无量有情」,是则不应说名菩萨。何以故?善现!颇有少法,名菩萨不?』善现答言:『不也!世尊!无有少法名为菩萨。』佛告善现:『有情有情者,如来说非有情,故名有情。是故如来说一切法,无有有情、无有命者、无有士夫、无有补特伽罗等。善现!若诸菩萨作如是言:「我当成办佛土功德庄严」,亦如是说。何以故?善现!佛土功德庄严、佛土功德庄严者,如来说非庄严,是故如来说名佛土功德庄严、佛土功德庄严。善现!若诸菩萨于无我法、无我法深信解者,如来应正等觉说为菩萨。』
  • 210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如来等现有肉眼不?』善现答言:『如是,世尊!如来等现有肉眼。』佛言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如来等现有天眼不?』善现答言:『如是,世尊!如来等现有天眼。』佛言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如来等现有慧眼不?』善现答言:『如是,世尊!如来等现有慧眼。』佛言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如来等现有法眼不?』善现答言:『如是,世尊!如来等现有法眼。』佛言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如来等现有佛眼不?』善现答言:『如是,世尊!如来等现有佛眼。』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乃至殑伽河中所有诸沙,如来说是沙不?』善现答言:『如是,世尊!如是,善逝!如来说是沙。』佛言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乃至殑伽河中所有沙数,假使有如是等殑伽河,乃至是诸殑伽河中所有沙数;假使有如是等世界,是诸世界宁为多不?』善现答言:『如是,世尊!如是,善逝!是诸世界其数甚多。』佛言善现:『乃至尔所诸世界中所有有情,彼诸有情,各有种种其心流注,我悉能知。何以故?善现!心流注、心流注者,如来说非流注,是故如来说名心流注、心流注。所以者何?善现!过去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,现在心不可得。』
  • 211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若善男子或善女人,以此三千大千世界盛满七宝、奉施如来应正等觉,是善男子或善女人,由是因缘所生福聚,宁为多不?』善现答言:『甚多,世尊!甚多,善逝!』佛言:『善现!如是,如是。彼善男子或善女人,由此因缘所生福聚,其量甚多。何以故?善现!若有福聚,如来不说福聚福聚。』
  • 212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可以色身圆实观如来不?』善现答言:『不也,世尊!不可以色身圆实观于如来。何以故?世尊!色身圆实、色身圆实者,如来说非圆实,是故如来说名色身圆实、色身圆实。』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可以诸相具足观如来不?』善现答言:『不也,世尊!不可以诸相具足观于如来,何以故?世尊!诸相具足、诸相具足者,如来说为非相具足,是故如来说名诸相具足、诸相具足。』
  • 213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如来颇作是念,我当有所说法耶?善现!汝今勿当作如是观。何以故?善现!若言如来有所说法,即为谤我,为非善取。何以故?善现!说法说法者,无法可说,故名说法。』
  • 214. 尔时、具寿善现白佛言:『世尊!于当来世后时后分后五百岁、正法将灭时分转时,颇有有情,闻说如是色类法已能深信不?』佛言善现:『彼非有情,非不有情。何以故?善现!一切有情者,如来说非有情,故名一切有情。』
  • 215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颇有少法,如来应正等觉现证无上正等菩提耶?』具寿善现白佛言:『世尊!如我解佛所说义者,无有少法,如来应正等觉现证无上正等菩提。』佛言善现:『如是,如是。于中少法无有无得,故名无上正等菩提。』
  • 216. 『复次、善现!是法平等,于其中间无不平等,故名无上正等菩提。以无我性、无有情性、无命者性、无士夫性、无补特伽罗等性平等,故名无上正等菩提。一切善法无不现证,一切善法无不妙觉。善现!善法善法者,如来一切说为非法,是故如来说名善法善法。复次、善现!若善男子或善女人集七宝聚,量等三千大千世界其中所有妙高山王、持用布施;若善男子或善女人,于此般若波罗蜜多经中乃至四句伽陀,受持、读诵、究竟通利及广为他宣说开示、如理作意。善现!前说福聚,于此福聚、百分计之所不能及,如是千分、若百千分、若俱胝百千分、若俱胝那庾多百千分、若数分、若计分、若算分、若喻分、若邬波尼杀昙分亦不能及。』
  • 217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如来颇作是念,我当度脱诸有情耶?善现!汝今勿当作如是观。何以故?善现!无少有情如来度者。善现!若有有情如来度者,如来即应有其我执、有有情执、有命者执、有士夫执、有补特伽罗等执。善现!我等执者,如来说为非执,故名我等执,而诸愚夫、异生强有此执。善现!愚夫、异生者,如来说为非生,故名愚夫、异生。』
  • 218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可以诸相具足观如来不?』善现答言:『如我解佛所说义者,不应以诸相具足观于如来。』佛言善现:『善哉善哉,如是如是。如汝所说,不应以诸相具足观于如来。善现!若以诸相具足观如来者,转轮圣王应是如来;是故不应以诸相具足观于如来,如是应以诸相非相观于如来。』尔时世尊而说颂曰:『诸以色观我,以音声寻我,彼生履邪断,不能当见我。应观佛法性,即导师法身。法性非所识,故彼不能了。』
  • 219. 佛告善现:『于汝意云何?如来应正等觉、以诸相具足现证无上正等觉耶?善现!汝今勿当作如是观。何以故?善现!如来应正等觉、不以诸相具足现证无上正等菩提。复次、善现!如是发趣菩萨乘者,颇施设少法若坏若断耶?善现!汝今勿当作如是观。诸有发趣菩萨乘者,终不施设少法若坏若断。复次、善现!若善男子或善女人,以殑伽河沙等世界盛满七宝、奉施如来应正等觉;若有菩萨,于诸无我、无生法中,获得堪忍,由是因缘所生福聚、甚多于彼。复次、善现!菩萨不应摄受福聚。』具寿善现即白佛言:『世尊!云何菩萨不应摄受福聚?』佛言善现:『所应摄受,不应摄受,是故说名所应摄受。』
  • 220. 『复次、善现!若有说言:如来若去、若来、若住、若坐、若卧;是人不解我所说义。何以故?善现!言如来者,即是真实真如增语,都无所去、无所从来,故名如来应正等觉。』
  • 221. 『复次、善现!若善男子或善女人,乃至三千大千世界大地极微尘量等世界,即以如是无数世界色像为量、如极微聚。善现!于汝意云何?是极微聚宁为多不?』善现答言:『是极微聚,甚多,世尊!甚多,善逝!何以故?世尊!若极微聚是实有者,佛不应说为极微聚。所以者何?如来说极微聚,即为非聚,故名极微聚。如来说三千大千世界,即非世界,故名三千大千世界。何以故?世尊!若世界是实有者,即为一合执。如来说一合执,即为非执,故名一合执。』佛言善现:『此一合执,不可言说,不可戏论;然彼一切愚夫、异生,强执是法。』
  • 222. 『何以故?善现!若作是言:如来宣说我见、有情见、命者见、士夫见、补特伽罗见、意生见、摩纳婆见、作者见、受者见。于汝意云何?如是所说为正语不?』善现答言:『不也,世尊!不也,善逝!如是所说非为正语。所以者何?如来所说我见、有情见、命者见、士夫见、补特伽罗见、意生见、摩纳婆见、作者见、受者见,即为非见,故名我见、乃至受者见。』佛告善现:『诸有发趣菩萨乘者,于一切法应如是知、应如是见、应如是信解;如是不住法想。何以故?善现!法想法想者,如来说为非想,是故如来说名法想法想。』
  • 223. 『复次、善现!若菩萨摩诃萨,以无量无数世界盛满七宝、奉施如来应正等觉。若善男子或善女人,于此般若波罗蜜多经中乃至四句伽陀,受持、读诵、究竟通利、如理作意及广为他宣说开示,由此因缘所生福聚,甚多于前无量无数。云何为他宣说开示?如不为他宣说开示,故名为他宣说开示。』
  • 224.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:『诸和合所为──如星、翳、灯、幻、露、泡、梦、电、云,应作如是观。』
  • 225. 时薄伽梵说是经已,尊者善现及诸苾刍、苾刍尼、邬波索迦、邬波斯迦,并诸世间天、人、阿素洛、健达缚等,闻薄伽梵所说经已,皆大欢喜,信受奉行。
  • 226. 印顺法师《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》第十章 第七节 .印顺文教基金会
  • 227. 吕澂《金刚经三义》 .学佛网
  • 228. 吕澂《印度佛学源流略讲》
  • 229. 大正藏第25册 No.1511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论》(3卷)【天亲菩萨造 元魏 菩提流支译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30. 大正藏第25册 No.1513《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论释》(3卷)【无著菩萨造颂 世亲菩萨释 唐 义净译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31. 义净著《略明般若末后一颂赞述》说:【西域相承云,无着菩萨昔于睹史多天慈氏尊处亲受此八十颂,开般若要门,顺瑜伽宗理,明唯识之义,遂令教流印度……然而能断金刚西方乃有多释。考其始也,此颂最先,即世亲大士躬为其释此。虽神州译讫,而义有阙如,故复亲覈谈筵,重详其妙,雅符释意,更译本经。世亲菩萨,复为般若七门义释,而那烂陀寺盛传其论。但为义府幽冲,寻者莫测。有师子月法师造此论释。复有东印度多闻俗士其名月官,遍检诸家亦为义释。斯等莫不意符三性,不同中观矣。更有别释,而但顺龙猛,不会瑜伽。瑜伽则真有俗无,以三性为本,中观乃真无俗有,实二谛为先,般若大宗,含斯两意。】这可能是义净当时在那烂陀寺的传说。无著从弥勒菩萨受“八十颂”,传与世亲加以注释,此“八十颂”即义净译一卷《论颂》,世亲的注释即三卷《论释》。所谓”八十颂“,归敬二颂及结论一颂是作者所造,所以弥勒授予无着的是七十七颂。所谓《七门义释》,指世亲《金刚般若经》七门义释。对此师子月(Simhacandra)有《论释》,月官(Candragomin)有《义释》。义净时的那烂陀寺,中观派与瑜伽派虽然对立,但般若大宗乃由此两派钻研。世亲的《七门义释》,即西藏译《七义广注》,相当於达磨笈多译的二卷《金刚般若论》。
  • 232. 大正藏第25册 No.1514《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论颂》(1卷)【无著菩萨造 唐 义净译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33. 大正藏第25册 No.1510a 《金刚般若论》(2卷)【无著菩萨造 隋 达磨笈多译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34. 二卷本在释中引用经文时,仅举略文,未举全文。对此,三卷本在各节先举经文再加以注解,故全经均收录于此。其所载的《金刚经》均为菩提流支译,而非达磨笈多所译。大正藏二卷本的脚注说:“此金刚般若论上下二卷,与宋元明三本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论上中下三卷相当矣,但内容大异。今以宋元对校明本,别附卷末。”三卷本的脚注则说:“此论明本与宋元二本对校”。大正藏是以丽本为底本,对校宋元明三本,因三卷本存于宋元明三藏,故以明本为主,对校宋元二本,而加以上述脚注。
  • 235. 唐窥基撰二卷《金刚般若经赞述》,一般说是伪作;同时窥基又有三卷《金刚般若论会释》,这是达磨笈多译二卷本《金刚般若经论》的注解。唐宗密述、 宋子璇治定的《纂要》,是罗什本《金刚经》的解释,其中会释的是二卷本《无着论》;而子璇复注的《纂要刊定记》则是根据三卷本《无着论》。所以,迄至唐代841年圭峰宗密寂年左右,皆使用二卷本;而从845年武宗灭佛后,847年宣宗复兴佛寺、至宋太宗(976—997)、真宗(978—一1022)的年代,改用三卷本。如此,由唐末至宋代,二卷本收录菩提流支译的《金刚经》全文,经过整理后成为三卷本。(宇井伯寿《大乘佛典之研究》)
  • 236. 大正藏第25册 No.1510b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论》(3卷)【无著菩萨造 隋 达磨笈多译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37. 大正藏第25册 No.1512《金刚仙论》(10卷)【世亲菩萨造 金刚仙论师释 元魏 菩提流支译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38. 大正藏第25册 No.1515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破取著不坏假名论》(2卷)【功德施菩萨造 唐 地婆诃罗等译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39. 续藏第24册 No.454《金刚经注》(1卷)【东晋 僧肇注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40. 大正藏第85册 No.2732《梁朝傅大士颂金刚经》(1卷)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41. 大正藏第33册 No.1698《金刚般若经疏》(1卷)【隋 智顗说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42. 大正藏第33册 No.1699《金刚般若疏》(4卷)【隋 吉藏撰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43. 续藏第24册 No.456《金刚经注疏》(3卷)【唐 慧净注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44. 大正藏第33册 No.1704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略疏》(2卷)【唐 智俨述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45. 大正藏第33册 No.1700《金刚般若经赞述》(2卷)【唐 窥基撰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46. 大正藏第40册 No.1816《金刚般若论会释》(3卷)【唐 窥基撰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47. 大正藏第85册 No.2736《金刚般若经依天亲菩萨论赞略释秦本义记卷上》(1卷)【唐 知恩撰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48. 续藏第24册 No.459《金刚经解义》(2卷)【唐 慧能解义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49. 《金刚经解义》的〈六祖口诀后序〉表明,这是是宋神宗时的罗适所刊行的。《金刚经解义》也被称作 《六祖口诀》或《金刚经口诀》。《解义》的作者是否为惠能,古来即受怀疑。忽滑谷快天《中国禅学思想史》因其“天命”和“五行”之说而断定为伪作:“曰天命,说五行,是即糅迂儒之说者,与惠能坛经所说有云泥之差,行文亦不似唐代之简劲,所以属疑似也。”其成书年代也有不同说法(何照清《金刚经解义初探》)。但该书影响深远,如道川、洪莲、曾凤仪等人的《金刚经注》,乃至万松行秀《从容录》、丁福保《六祖坛经笺注》等都有引用;明末新兴教派也大量引用。
  • 250. 【《解义》的三教思想】如以儒道“天命”、“气”、“五行”来说明生灭之心与见不生灭:“法性圆寂本无生灭。因有生念遂有生缘。故天得命之以生,是故谓之命。天命既立,真空入有。前日生念转而为意识。意识之用散而为六根。六根各有分别,中有所总持者,是故谓之心。心者念虑之所在也,神识之所含也,真妄之所共处者也,当凡夫圣贤几会之地也。一切众生自无始来,不能离生灭者,皆为此心所累。故诸佛惟教人了此心。此心了即见自性。见自性则是菩提也……是故当其未生之时,所谓性者,圆满具足,空然无物,湛乎自然。其广大与虚空等往来变化,一切自由。天虽欲命我以生,其可得乎!天犹不能命我以生,况于四大乎!况于五行乎!既有生念又有生缘,故天得以生命我,四大得以气形我,五行得以教约我。此有生者之所以有灭也。”其中“真空入有”和洪莲的“空性出生万法”异曲同工。它们都是明末无为教“空生万物”的先驱。
  • 251. 【《解义》的佛性思想】《金刚经解义》的〈序〉含有浓厚的佛性思想。如说:“夫金刚经者……妙有为用。” “身世界中有人我山,人我山中有烦恼鑛,烦恼鑛中有佛性宝,佛性宝中有智慧工匠。用智慧工匠凿破人我山,见烦恼鑛。以觉悟火烹鍊见自性金刚佛性,了然明净。” “又我者性也。性即我也。内外动作皆由于性。” “一切众生同一真性,本来清净,无有垢秽,具足恒河(沙)妙用。” “此经者非指此一卷之文也,要显佛性,从体起用妙利无穷。”
  • 252. 【惠能的佛性思想】惠能本属于佛性思想。敦煌本《坛经》:“人即有南北,佛姓(性)即无南北。獦獠身与和尚不同,佛姓有何差别!”这大体来自《涅槃经》。流行本《坛经》说,惠能得法后回广东韶州,遇见无尽藏尼,惠能为说《涅槃经》。此事在《曹溪大师别传》却发生于惠能见弘忍之前,并有“佛性之理,非关文字”。《别传》成书年代不详,但确定是惠能逝世后不久(印顺法师《中国禅宗史》)。惠能见弘忍前即熟悉《涅槃经》。然而敦煌本说,惠能听人诵《金刚经》而决心见弘忍,又听弘忍讲《金刚经》而开悟,并获得弘忍付法;流行本更说,大悟后惠能开口说:“何期自性本自清净,何期自性本不生灭,何期自性本自具足,何期自性本无动摇,何期自性能生万法!”既然是听《金刚经》,“自性能生万法”也可理解为般若空生起万法。这虽然并不是一般《般若经》的思想,却是明末新兴教派的主张。
  • 253. 续藏第24册 No.460《金刚经口诀》(1卷)【唐 慧能说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54. 大正藏第85册 No.2733《御注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宣演》(2卷)【唐 道氤撰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55. 大正藏第85册 No.2734《金刚暎卷上》(1卷)【唐 宝达集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56. 大正藏第85册 No.2735《金刚般若经旨赞》(2卷)【唐 昙旷撰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57. 大正藏第33册 No.1701 《金刚般若经疏论纂要》(2卷)【唐 宗密述 宋 子璿治定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58. 【宗密的“教禅合一”】宗密原属禅宗荷泽神会一系,见华严四祖澄观后成为其弟子,后被尊为华严五祖。因此宗密的思想乃禅宗和华严宗的综合体;他一生致力於以这两派为主的“教禅合一”。《原人论》中他甚至还致力于和会儒释道。有关宗密的“教禅合一”,参见宗密《禅源诸诠集都序》;宗密《中华传心地禅门师资承袭图》。对此的简要说明和讨论,参见冉云华《宗密》第3章;黄连忠《宗密的禅学思想》第4~6章。
  • 259. 【宗密的“绝对真心”】宗密的主体思想,是依《大乘起信论》“一心开二门”而建立的“绝对真心”,并以此判摄儒释道和一切佛法,包括禅教和会(冉云华《宗密》)。“一心开二门”即众生心中:不生不灭、本具无量功德的“心真如门”;以及真妄和合以致有生灭烦恼的“心生灭门”。宗密特重《起信论》,应和澄观有关。澄观《华严经疏》卷21阐扬“真如实观”和“唯心识观”,即受《起信论》“一心开二门”影响(玉城康四郎《唯心的追究》)。宗密《禅源诸诠集都序》说:“诸法如梦,诸圣同说。故妄念本寂,尘境本空。空寂之心,灵知不昧。即此空寂之知,是汝真性。任迷任悟,心本自知。不藉缘生,不因境起。知之一字,众妙之门。”其“灵知不昧”的“空寂之心”也来自澄观《答顺宗心要法门》:“无住心体,灵知不昧”。此“空寂之心”即“绝对真心”;它是一切万物之源,也是禅教和三教和会的理据。(宗密《华严心要法门注》)
  • 260. 【宗密的“绝对真心”见于《纂要》】宗密“灵知不昧”的“空寂之心”也可在其《金刚经纂要》中见到。如注解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”时说:“而生其心者则是正智,此是真心。若都无心便同空见。”注解“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,是名为心”时说:“非心者,妄识本空。是名心者,真心不灭。”《惠能解义》结合佛性和般若空,宗密把“真心”引入已有佛性内涵的般若空。奠定《金刚经》般若空实体化为万物清净本源的趋势。这在子璇《刊定记》中更清楚地显现。如说:“心者,性相二宗所说各异……性宗说者即如来藏,本源自性清净也。然今所明正是此心。以是迷悟根本,凡圣通依,世出世间皆不离此。”又如:“然此一心有性有相。相则凡圣、迷悟、因果、染净等异;性则灵灵不昧,了了常知……荷泽云:知之一字,众妙之门。一切诸法依此建立……今所辨者即是此心。”
  • 261. 【宗密所判摄的般若】宗密以《般若经》为不了义。他在《禅源诸诠集都序》有三教之判,般若为第二“密意破相显性教”。宗密说:“据真实了义即妄执本空,更无可破。无漏诸法本是真性。随缘妙用永不断绝。又不应破。但为一类众生执虚妄相,障真实性,难得玄悟。故佛且不拣善恶、垢净、性相,一切呵破。以真性及妙用不无而且云无,故云密意。又意在显性,语乃破相,意不形于言中,故云密也。”《般若经》的“空”只是为执着“虚妄相”的众生而“密意”宣说。其目的不在破除“无漏诸法”或破除“真性”及其“妙用”,而是为了“显性”。子璇《刊定记》这样评论宗密对般若空的解释:“此是疏主出般若之密意。若据经文,即但言诸法皆空,不言即是真心。”
  • 262. 大正藏第33册 No.1702《金刚经纂要刊定记》(7卷)【宋 子璿录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63. 续藏第24册 No.467《销释金刚经科仪会要注解》(9卷)【宋 宗镜述 明 觉连重集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64. 本书是觉连对宗镜《销释金刚经科仪》的注解。宗镜一般传说是唐末五代僧永明延寿,净土宗六祖,禅门法眼宗三祖。但署名宗镜的《科仪》不见于经录,一般也不被列入延寿的著作(冉云华《永明延寿》)。觉莲〈序〉在介绍作者时也轻描淡写:“爰有宋宗镜禅师者,乃应真之一数也。”甚至有以为宗镜是南宋理宗淳祐年间的一位禅师,其生平未可知(吉冈义豊〈销释金刚科仪の成立について──初期宝卷の一研究〉)。《科仪》合于一般宝卷的格式,除了经文和简单的注解之外,有许多通俗的诗歌。以“科仪”为名,显示那是一部专供法事唱诵的本子。(有关宝卷的格式和结构问题,参见泽田瑞穗《宝卷研究》)
  • 265. 【宗镜《科仪》的思想】《科仪》含有浓厚的“一心”和净土思想。特别关联於明末新兴教派的主要思想,主要有下面7个方面:【1】视金刚经为真常经典:“此经深旨,无相为宗,显妄明真”;“南无一乘宗,无量义,真空妙有,金刚般若经”。【2】人人本具同一大道:“佛在灵山莫远求,灵山只在汝心头;人人有箇灵山塔,好去灵山塔下修!”这常为明清新兴教派引用。人人具大道本是旧说,但以灵山塔来象征大道,使用了活泼的方式。【3】大道出生万法:“依法出生,法法皆真。元从一法生,四生六道,情与无情。山河大地,体灵分明。” “山河如掌平,无坏亦无成;千差与万别,金刚界内生。”【4】赞叹弥陀净土:这是《科仪》频频宣扬的,如“我释迦圣主利物情深,愍娑婆流浪之乡,赞严土常乐之界。国名极乐,佛号弥陀。四十八愿弘深,百万行门广大。”这里把娑婆称为“流浪之乡”,对明清民间宗教影响深远。【5】以父母称呼弥陀,以家乡称呼大道和净土:“我忆弥陀如父母,弥陀观我似婴孩”;“极乐家乡甚妙哉,无诸忧苦乐常谐” ;“……婴儿见娘,飘舟到岸,孤客还乡……”民间教派以凡人是流浪世间的天上神子,都要回原有的“真空家乡”,显然来自《科仪》“弥陀家乡”。无为教的“无生父母”也和“弥陀父母”有关,后演化为“无生老母”,又可能和“婴儿见娘”之喻有关。【6】以真空和灵光比喻大道:“盖为受身之后,妄为六根六尘,埋没此一段灵光,终日冥冥,不知不觉。” “重增七宝满恒沙,如弃甜桃觅苦瓜;豁悟真空元不坏,百千三昧总虚花。”“恶因谁住罪谁招,真性如空不动摇;扩劫无明俱荡尽,先天后地寂寥寥。”其“埋没此一段灵光”中的“灵光”为新兴教派所采用。“真空不坏”和“真性如空”,以“真空”为宇宙最高原理,无为教的“真空家乡”由此而来。【7】三教同源与禅净双修:《科仪》开头即说:“今科家将此经中文义事理,复取三教圣人语言合为一体……”又“未明人妄分三教,了得底同悟一心。” “念佛不碍参禅,参禅不碍念佛。至于念而无念,参而不参,洞见本地风光,了达唯心净土,溪山虽异,云月皆同,那里不是平等之法!”三教同源是宋以后的趋势,也是明清民间教派的主张。(另一个比较全面的《科仪》思想研究,参见郑志明《销释金刚科仪义理初探》,《中国佛教》29卷5期)
  • 266. 续藏第24册 No.463《金刚经采微科》(1卷)【宋 昙应排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67. 续藏第24册 No.464《金刚经采微》(2卷)【宋 昙应述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68. 续藏第24册 No.465《金刚经采微馀释》(1卷)【宋 昙应述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69. 续藏第24册 No.461《金刚经注》(3卷)【宋 道川颂并著语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70. 道川《金刚经注》和惠能注有关,体裁是宝卷形式。除了经文注释,还夹杂许多诗歌。该体裁或非道川首创,但助长了明末新兴教派如无为教以著述宝卷的风潮。本书开头说:“本注,六祖所述也。颂、着语,川老所述也。”其注释部分转录《金刚经解义》。道川的注解对后世影响深远;不但明末无为教教主罗清《五部六册》有所引用;而且,《金刚经》在日本的传播即和《道川注》有关。梶芳光运《金刚般若经解题》说:“此《金刚般若经》被依用,与进入鎌仓期,禅宗传来以後的事有关。而且它是依据《金刚经道川颂》或《金刚经道川注》而作的。”
  • 271. 续藏第24册 No.462《金刚经会解》(2卷)【宋 善月述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72. 续藏第24册 No.466《金刚疏科释》(1卷)【元 徐行善科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73. 大正藏第33册 No.1703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注解》(1卷)【明 宗泐.如玘同注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74. 【《注解》的思想】宗泐和如玘的《金刚经注解》,作者宗泐是禅门临济宗僧,如玘是天台宗僧。该书开头即说:“今注一本天亲等论。”因此基本是法相宗和禅宗、天台宗思想的融合。从该书最后几句话也可看出来:“然此三经(指心经、金刚经和楞伽经)皆是究心之要,其功在乎破情显性。”该书以天台宗 “一心三观”(三观是即空、即假、即中)来注解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”。
  • 275. 【《注解》的来历】本书最后说:“洪武十年十一月二十有二日,皇帝有诏,令天下僧徒习通心经、金刚、楞伽三经。昼则讲说,夜则禅定。复诏,取诸郡禅教僧,会于天界善世禅寺,校讐三经古注,一定其说。颁行天下,以广传持……于是臣僧宗泐等……辄为注释。注成,以十一年正月二十有八日诣阙进呈。”明太祖诏令天下僧徒学习《心经》、《金刚经》和《楞伽经》,在南京近郊的天界寺集会,共同校定这三部佛经的古注,颁行天下。宗泐和如玘的《注解》就是应诏完成的。和唐玄宗御注《金刚经》助长该经流传一样,明太祖的诏令也和《金刚经》在明清两朝的广泛流传有关。
  • 276. 续藏第24册 No.468《金刚经注解》(4卷)【明 洪莲编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77. 洪莲《金刚经注解》,又称《金刚经五十三家注》。需特别注意的是,本书引元代华严宗僧了性的话,注解《金刚经》的当机者“须菩提”(空生)一名,如说:“僧了性曰,须菩提,人人有之。若人顿悟空寂之性,故名解空。全空之性真是菩提,故名须菩提。空性出生万法,故名空生尊者。”空性出生万法,有将“空”实体化为万法根源的倾向。事实上洪莲还说:“我佛性能含融万法。”更加深“空”(佛性)是万法根源的观念。把“空”视为宇宙万物的根源,是明末新兴教派无为教的主张。这一主张在明初洪莲的《金刚经五十三家注》中已隐然可见。
  • 278. 续藏第25册 No.471《金刚经宗通》(7卷)【明 曾凤仪宗通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79. 续藏第25册 No.472《金刚经偈释》(2卷)【明 曾凤仪释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80. 续藏第25册 No.476《金刚经统论》(1卷)【明 林兆恩撰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81. 【林兆恩其人】林兆恩,福建莆田人,落榜后设书院讲学儒释道。被弟子尊为“三教先生”、“三一教主”、“三教度世大宗师”,弟子还暗示他是弥勒转世。他表面上倡三教同源,其实是“三教归儒”。但他“以艮背之法教人疗病”,“以符籙醮章袪邪捉鬼”,加上“士人及于僧道着籍为弟子者不下千人……有司约束之亦不能止之”,因此为“正统”儒家和官府所不容,死于狱中。郑志明《明代三一教主研究》说:“林兆恩被视为异端,大抵是就其冲破当时士人间的礼教限制,以宗教家的传道毅力去聚徒讲学……因这种实践实行的态度,自泰州学派王艮、颜钧、何心隐以来往往被视为超出礼教的大盗大奸……”
  • 282. 【《统论》中的“和会三教”】“故以我而为儒氏之学,而吾身自是一孔子也……而吾身自是一老子也……而吾身自是一释迦也……是皆一我,是皆一如来也。”“……佛母其无极乎!由是而太极,而两仪,而五行。佛母其未始一乎!由是而一,而二,而三生万物。老子则谓之无名天地之始也,孔子则谓之先天而天弗违也,乃今则谓之夏。而未有儒、未有道、未有释者,夏也,如如而已矣!由是而名之为儒、为道、为释者,如如也。”
  • 283. 【《统论》中的“虚空”论调】【1】《统论》处处以“虚空”为万物最高原理:“我真我也。真我如如也。有自我而后有虚空,有虚空而后有天地,有天地而后有万物。万物之生成原于天地之造化;天地之造化原于太虚之虚空;太虚之虚空原于真我之如如;真我之如如,空而不空也。而不空也者乃所以主乎其空焉者也……不空者真我也……夫虚空之无际而曰能生天地,天地之广大而曰能生万物,是皆真空不空者之有以主之也。”虚空、如如、我都是同义。【2】如如或真我是虚空,是般若的基调。虚空(如如、真我)非完全虚无,而是“空而不空”,由此生起天地万物,又是佛性论。其“空而不空”可能来自《坛经》;林兆恩作品引用《坛经》有五十次以上;他还作《坛经讯释》说明法系传承。此外他也常引《圆觉经》和《楞严经》,也可能来源於此。(《明代三一教主研究》)【3】林兆恩“虚空出生天地万物”可能和无为教有关。无为教在嘉靖和万历年间得以广泛传播,这正是林兆恩所处年代(其教主罗清早生林兆恩七十余年)。其教信徒主要是漕运水手和运粮兵士等下层民众,活跃于南北的运河两岸。(冯佐哲、李富华《中国民间宗教史》)
  • 284. 续藏第25册 No.482《金刚经略疏》(1卷)【明 元贤述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85. 续藏第25册 No.494《金刚经注释》(1卷)【清 溥仁乩书 子真乩订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86. 续藏第25册 No.503《金刚经注解》(1卷)【清 孚佑帝君注解】 .CBETA 汉文大藏经
  • 287. 太虚法师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录》 .美国佛教会资料库
  • 288. 太虚法师《能断金刚般若波罗密多经释》 .美国佛教会资料库
  • 289. 圆瑛法师《金刚般若波罗密经讲义》 .无量香光网 显密文库
  • 290. 印顺法师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记》 .美国佛教会资料库
  • 291. 智谕法师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记》 .无量香光网 显密文库
  • 292. 慈舟法师《金刚经中道了义疏》 .无量香光网 显密文库
词条标签:
般若 正法 佛经 佛法 佛教